爱尚小说网> 书穿之炮灰女配翻身手册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心有所属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心有所属

        &1t;/p>

        侯昊炎被叶晗月突如其来的怒意打得措手不及,可是那双满含泪水的眼睛却让他瞬间偃旗息鼓下来,他不该戳她的痛处的。&1t;/p>

        叶晗月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了,半晌才稍稍调理好情绪,缓缓道:“昊炎,我心有所属,还望你以后不要再说刚才那样的话了。”&1t;/p>

        “晗月……”&1t;/p>

        “我有些累了。”&1t;/p>

        叶晗月转身向内院走去,步伐散乱无力,眼眶中的泪水悄然而下。&1t;/p>

        侯昊炎看着叶晗月渐渐远去的清瘦背影,心中燃起的那团火焰被无尽懊悔一点一点浇灭,他恨自己的一时冲动,恨自己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在她伤口上撒盐。&1t;/p>

        今日之后,他连朋友的身份都会被抹去吧。&1t;/p>

        东宫之内,皇甫宏宣高坐于大殿之上,徐徐品着手中新进的春茶,脸色精神,眉眼疏阔,面带喜色。&1t;/p>

        一旁伺候的小妾柔声问道:“殿下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1t;/p>

        “喜事倒是没有,不过是刚去了一趟天牢。”皇甫宏寻面带得意的说着。&1t;/p>

        “殿下是去看小王爷了?”&1t;/p>

        “你说呢?”皇甫宏宣勾着小妾白嫩的下巴,声色轻挑,“他那可怜的模样啊不及你半分。”&1t;/p>

        此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着玄色袍子的男子,“属下参见太子殿下。”&1t;/p>

        “起来说话。”皇甫宏宣摆手示意让小妾退下,随后正了正身子,“说吧,有何收获?”&1t;/p>

        “我们暗卫四人按照您的吩咐跟踪叶晗月,现她就是玲珑的老板。”&1t;/p>

        “什么?”皇甫宏宣显然被属下的话震惊了,这女人,真是狡诈,“消息属实?”&1t;/p>

        “千真万确,殿下。”&1t;/p>

        “好,好你个叶晗月!”皇甫宏宣手握成拳,重重的砸在案几之上,“连本宫都被你骗过去了。”&1t;/p>

        “殿下……”暗卫瞅了瞅皇甫宏宣的怒意十足的模样,欲言又止。&1t;/p>

        “有什么话,直说!”&1t;/p>

        暗卫俯身行了礼,“属下今日还现一个重要的消息。”&1t;/p>

        “什么消息?”皇甫宏宣疑惑道。&1t;/p>

        “侯昊炎今日一早去了叶晗月的别苑。”&1t;/p>

        “侯昊炎?”皇甫宏宣皱着眉头,顿了顿,“本宫早就猜到他有问题,果然啊,不过他只是个小棋子而已,还入不了本宫的眼。”&1t;/p>

        不知为何,得知玲珑就是叶晗月,皇甫宏宣心中悬着的那块石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剩下的便是如潮涌的怒意。&1t;/p>

        尤其想到叶晗月和那阶下囚关系匪浅,皇甫宏宣心中就愤懑不平,怒气更是难掩,手中的茶杯被捏的咯吱作响,下一秒便要破裂一般。&1t;/p>

        “殿下……”&1t;/p>

        暗卫看得出皇甫宏宣正在气头之上,但依旧冒着胆子开了口。&1t;/p>

        “你退下吧,继续监视叶晗月。”皇甫宏宣冷声道:“另外,向看押皇甫修的狱卒加点压力,他也该做做事情了。”&1t;/p>

        “属下遵命。”暗卫告退。&1t;/p>

        傍晚,皇甫宏宣跪于养心殿前,双手向皇帝呈上了一纸奏折。&1t;/p>

        “宏宣,你这是做什么?”皇帝斜靠在龙椅之上,微眯着眼睛瞅着太子,“你手上拿的什么?谁上的奏折?”&1t;/p>

        “父皇,这是狱卒呈上的奏折,请您过目。”&1t;/p>

        “狱卒?所为何事?”皇帝稍有疑虑,“你站起来说话吧,将折子里的事情说一说,朕懒得看了。”&1t;/p>

        皇甫宏宣起了身子,朗声道:“父皇,奏折里全是关于皇甫修在天牢的一些行为,撕闹牢房,辱骂狱卒,更甚的是与自己的线人里应外合准备越狱。”&1t;/p>

        “他……真有此事?”皇帝显然有些不相信,但眼里的疑惑却只是一闪而过。&1t;/p>

        “这奏折上有天牢全数狱卒的签字,父皇可以亲自查阅。”&1t;/p>

        皇帝呷了一口茶水,摆摆手道:“这些糟心的事情,这就不看了,既然他如此放肆,宏宣你就好好治治吧。”&1t;/p>

        “父皇,儿臣斗胆请父皇将皇甫修的死刑之期提前。”&1t;/p>

        说这话时,皇甫宏宣眼中透着狠厉,一击毙命的狠厉。&1t;/p>

        “哦?”皇帝徐徐品着热茶,思忖了半晌才缓缓道:“全有皇儿做主吧。”&1t;/p>

        皇甫宏宣闻言,心中暗喜,叩拜了皇帝,匆匆回了东宫。&1t;/p>

        身着绿色宫装的宫女自皇甫宏宣走后,随即从养心殿侧门出来,步伐急促的往慈宁宫而去。&1t;/p>

        “你说的都是真的?太子当真要想修儿下毒手?”&1t;/p>

        太后听完宫女的话,震惊险些将手中的茶杯落下,没想到皇帝和太子当真若此狠心,动作如此迅。&1t;/p>

        “奴婢当时咋养心殿伺候着,奴婢哪敢欺骗太后您呐。”绿衣宫女跪于地上,提着嗓子答道,生怕自己说错一句便会受责罚。&1t;/p>

        “好了,你退下吧。”太后摆手示意到,又将一旁的嬷嬷唤到了身边:“于嬷嬷,事态紧急,你赶紧到天牢选一名模样体态和修儿相似的死刑犯人,将他们二人作交换。”&1t;/p>

        “可是太后,如此会不会太过于草率了,太子既然一心想要了小王爷的性命,必定会谨慎行事,哪还会留下空隙让奴婢下手?”嬷嬷低声为太后分析道。&1t;/p>

        太后闻言,自知嬷嬷的话不无道理,叹息着:“哀家害怕再晚了人就没了。”&1t;/p>

        “不如这样,奴婢前往天牢的同时,您再派人到东宫向太子求情,如此不仅可以分散其注意力,还能顺便打探消息。”&1t;/p>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太后将一块纯金的令牌交给于嬷嬷,“你见机行事吧,修儿的命就交给你了。”&1t;/p>

        “太后放心吧。”于嬷嬷叩拜行礼后,匆匆出去宫。&1t;/p>

        皇甫宏宣得了皇帝的允准,心中哪里能容皇甫修多活半刻,回了东宫便带着点了府兵,欲前往天牢将皇甫修提出押解至刑场。&1t;/p>

        正欲出之时,却被太后派来的宫女拦下了。&1t;/p>

        “太子殿下,奴婢奉太后之命前来,请殿下手下留情。”&1t;/p>

        “手下留情?”皇甫宏宣居高临下的瞅了瞅跪于地上的宫女,朗声道:“皇甫修犯的可是死罪,父皇亲自下旨让本宫办了他,你说本宫能抗旨不遵吗?”&1t;/p>

        “太子殿下,您无论如何也要顾及太后的颜面啊。”&1t;/p>

        “行。”皇甫宏宣绕开宫女向门外走去,“本宫记下了,你回去复命吧。”随后带着府兵径直向天牢而去。&1t;/p>

        宫女不敢多做停留,从东宫出来便按照太后的嘱咐出了宫。&1t;/p>

        在太子赶到之前,于嬷嬷便领着三个身手伶俐的太监先进了天牢,找到了一名死囚犯,并按照皇甫修的模样稍加打扮,此时四人潜伏在天牢之外。&1t;/p>

        果然,半柱香的时间,太子带着大队人马奔赴天牢而来,片刻,皇甫修就别两个侍卫押解了出来。&1t;/p>

        “皇甫修,这段时日在天牢的日子可还舒坦?”太子剑眉高挑,语气极尽轻蔑的挑衅着。&1t;/p>

        皇甫修面容坦然,抬眼瞧了瞧夜色,嘴角带笑的说道:“今夜月华如水,太子殿下是让本王出来赏月的?”&1t;/p>

        听闻皇甫修这般轻松淡定的语气,皇甫宏宣脸上立刻浮现出恼怒之色,“你别得意,你可知道今晚本宫要带你去什么地方吗?”&1t;/p>

        “刑场?”皇甫修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月色,脸上没有半点恐惧之色,“本王可是盼着呢,奈何太子殿下竟拖到了今日,这东宫的办事效率就如此不堪吗?”&1t;/p>

        “带上!”太子怒吼道,皇甫修彻底激怒了他,不过不妨事,再过半个时辰这世上再无此人。&1t;/p>

        一旁的侍卫赶紧将黑布袋子套在了皇甫修的头上,押上了马车。&1t;/p>

        太子一行人刚出了宫门前,一匹拉着木板车的马飞奔着迎面冲了过来,府兵们惊慌之余纷纷护在了太子的前面。&1t;/p>

        此时于嬷嬷趁机用死囚犯就皇甫修从马车上换了下来,借着夜色,进了街边的一家店铺中。&1t;/p>

        飞奔而来的马似乎有灵性一般,竟在皇甫宏宣的面前停了下来,半晌,一个白苍苍的老头才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1t;/p>

        见到皇甫宏宣立马吓得跪在了地上,“请各位大爷恕罪,这马儿急着回家,冲撞了各位大爷,还请各位大爷见谅。”&1t;/p>

        太子瞅了瞅老头,并不理会,只朗声向后面的队伍喊道,“继续前进。”&1t;/p>

        看着太子一行人走远,于嬷嬷才领着皇甫修从店铺里出来,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胡同中。&1t;/p>

        “小王爷,出了这胡同,就有马车等着您,您不要耽搁,赶紧走吧。”于嬷嬷草草行了礼,嘱咐道。&1t;/p>

        皇甫修自然认得于嬷嬷是太后身边的人,“请嬷嬷转告皇奶奶,孙儿感激她老人家的大恩大德,若有机会,定会当面叩谢。”&1t;/p>

        “奴婢记下了,小王爷您快去吧,不能耽搁了。”于嬷嬷将皇甫修推了出去。&1t;/p>

        皇甫修拜谢了众人,便匆匆出了胡同,一辆素净的马车早已在胡同口的槐树下等着了。&1t;/p>

        车夫见皇甫修出来,赶紧招收示意,皇甫修没有半分犹豫,跳上了马车。&1t;/p>

        “小王爷!”&1t;/p>

        “月儿!”&1t;/p>

        两人紧紧相拥,原来从东宫出来的宫女径直去了叶晗月别苑,将太后的计划尽数告知,叶晗月按照计划雇了马车在这胡同口等着。&1t;/p>

        叶晗月靠在皇甫修的怀中,幽幽说道:“此时刑场的火应该燃尽了吧。”&1t;/p>

        “他想用对我用火刑?”皇甫修轻柔的抚摸着叶晗月柔软的丝,淡淡道:“你是如何知道的?”&1t;/p>

        叶晗月唇角钩笑,“你猜?”&1t;/p>

  http://www.23xsw.cc/book/47/47639/1900575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