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我被吊打的那些年[快穿] > 57.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57.第二个世界/伺成大夫

        此为防盗章  他在房间里大概看了一圈,  活动了一下脖子。

        可能是因为刚进入这个人的身体,  现感觉不太灵活,身体有些僵硬,  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啧!”

        姜越皱了皱眉,  此时的他正坐在电脑前,一只手按在键盘上,一只手握着鼠标,  电脑里是某大型游戏,  场面画风诡异血腥,应该是某种恐怖游戏。

        他眨了眨眼睛,电脑里的人物因为失去他的控制而停留在原地,  下一秒被后面追赶上的怪物一口咬死,满屏的血迹配着恐怖的音乐,让他略感不适的选择退出。

        【欢迎宿主来到安抚活动的第一个世界参演第一个剧本,有关宿主的身份五分钟后送到宿主手里。】在他关掉游戏的时候,  系统难得正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现已开启虐感度攻略进度查询激活,  目前攻略进度**。】

        姜越正在那里适应身体,  突然听见系统进度查询是忙音开口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到进度?也打不开进度查询列表?”

        【嗯……特别安抚组是围绕着被攻略者的,  根据之前对他们的不公平,  也想表达对他们的尊重,  现今宿主不可查询进度,进度情况只有系统能够查询,  在进度达到百分之百的时候再由系统告知宿主。】

        姜越微微皱眉,  “那这样我岂不是不能看他的进度,  也不能选择怎么样的配合了啊!”

        【不用你配合,你就躺着被虐就行,时间长短无所谓,没有时限,只要让原被攻略者爽到就行。】

        “……”姜越抿了抿唇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那我的金手指呢?是什么?”

        【啧!金手指啊……你每进一个世界就会有一样特别的金手指,根据你现在的环境而定,下个世界收回这个世界的金手指,换全新的。而现在你这个世界的金手指是……你等等啊!】

        姜越越听越觉得不太对劲,他竖着耳朵听着系统的声音,只听见“唰”的一声过后,那边传来了“哒”的一声,对面的系统咂了咂嘴似乎不太满意。

        姜越深吸一口气,“你是在那边飞镖给我定金手指吗?”

        【不是。】系统立刻反驳道【我怎么可能是那么随便的人。】

        “呵,你就是那么随便的人,我跟你在一块待了多久了?我还不知道你?”

        系统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你这个世界的金手指是门缝里的眼,使用方法五分钟之后送过去。】

        姜越一听见这名就觉得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正经技能,他眯着眼睛道:“这就是你给我提气预备了半天射中的金手指?”

        系统叹了口气【崽,相信我,这个技能对你以后很有帮助,到日后你就知道了。】

        “是吗?”姜越道:“我有点开始后悔了。”他一边说,一边摸向手上戴着的一枚银叶戒子,戒子在他触碰到的一瞬间亮了一下,他在心里念了一句密码,下一刻,淡蓝色半透明像是电脑屏幕一样的东西悬空着出现在他的周围。

        这是信息道具栏,是每一位宿主都有的东西,系统给的物品和文件等东西都是在这里接收。

        姜越点击开信息收件箱,里面刚刚收到了两封未读来信,一封是金手指相关,一封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信息。

        他点开了身份信息,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一边看一边皱起了眉头。

        这个信息介绍的并不是很细致,只是大概说了一下家庭情况和人物个性,内容简单的让人觉得太过敷衍。

        姜越的目光扫过一行行的字,直到看到最后一句,他顿了顿,“这上面怎么一句也没提到被攻略者?这个世界的被攻略者是谁啊?叫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

        “那我怎么找到他?”

        【这个就是你完成任务的最主要问题,也是你唯一会遇到的困难问题。——找到被攻略者。】

        【每一个世界里被攻略者都会出现在你的附近,由你自己找出他才能开启任务进度,往下进行。我会每一个世界都给你一些提示,再由你根据这个提示和观察确定他是谁,把他找出来。】

        【期间你要通过我的提示仔细思考,在确定、或是怀疑这个人时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有两次回答机会,如果两次都猜错了就算任务失败。

        另外,你还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你必须保持住你‘原身’的性格,一定不能过于崩掉原主的性格人设。

        如果你原身的周围人要是现你不是、或是怀疑你的变化差异太大,程度一旦达到百分之八十,就算任务失败。】

        【当怀疑值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候,宿主才会开启怀疑值查询,但那个时候已经算是危险的了,所以一定要注意不要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跟之前差太多。】

        【之后就没有什么了,在你找到被攻略者后你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剧情由他推动,你躺着被虐完就算结束。】

        “……”

        【啧啧啧,瞪什么啊,这个是主系统定下的要求,不然他觉得你们的任务没什么难度,看起来……很无趣。】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我们来之前,你一点也没提过这些事情,你告诉我是躺过来着,没有这么多的条件和失败的因素。”

        系统沉默了片刻【别瞪眼了,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你不要一直纠结在这里。如主系统所说,你们这个条件很优厚,不加点问题确实对其他宿主说不过去。】

        姜越听到系统这么说后瘪了瘪嘴,不再针对这件事情纠缠什么,只是问了句提示是什么。

        【被攻略者在这个世界是杀人犯,提示的线索之一是画室中的杀人犯,线索图片刚给你过去,你看一下。】

        屏幕上的收信箱再次亮了亮,姜越打开系统过来的图片。那是一幅彩色油画,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眼睛轮廓,轮廓外的纸张被人涂成了黑色,里面白色的视野中是一间画室,和正在画画的人物。

        他看着画纸,第一眼先是注意到了里面的人,那是一位正在绘画的男子,他背对着他,侧着脸坐在画里面的画板前,拿着沾有红色颜料的笔绘画着一幅浴后的苏珊娜;他穿着一件优雅的白色西装,人体被人涂成漆黑一片。第一眼看去,姜越看不出他有任何特征,不过再看了看,他现画中人握着笔的手腕那里有着一道红痕,看起来是手上有伤的样子。

        姜越顺着那道伤口仔细地看了看男子的手,忽然现他拿着的是美术刀不是笔?

        那,那上面的红色可能不是颜料而是血迹?

        他是杀人犯吗?

        是被攻略者吗?

        姜越猜疑着继续看了下去。

        这张画里面除了男人之外比较抢眼的还有一张桌子。一张蒙着蓝色长桌布的桌子。

        它被放在了画中男人的前方,桌布的左边被人掀开,露出了桌子下漆黑一片的画面。

        视线往上,被掀开的桌布的一角上放了一盘子的桂圆,和一个老旧的手表,手表上的时间指向3点,上面除了这个时间,其他的时间的数字全部没有,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姜越摸了摸下巴,目光移动到画上最后一样提示。那是一个看不见身体的人的手臂。

        这人手臂的肤色是纯白的颜色,他将手臂伸向画画人,手掌中还拿着一个坏了的玩具车。手臂的主人在这视野之外,他并没有出现在画中,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这一幅画线索不算少,却来得很杂。

        他将这一些放进脑海中,“原本以为只是躺虐,万万没想到居然还要烧脑。”

        【我知道烧脑这件事很为难你,不过你一定要努力。还有这个世界很危险,你需要在未找到被攻略者之前保护好自己。如果在找到被攻略者前你要是死了,可就算任务失败了。找到被攻略者之后你就算任务成功了一大半。】

        姜越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想要逼逼几句系统来时忽悠他的话。“你还记得你之前是怎么说……”

        “阿越。”

        姜越刚打算跟系统说些什么,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

        “吃饭了。”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了男人温柔的声音。

        柯莫见他不回答侧过头抽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一扔缓缓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贱的,都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是松不了手。”他的话中有着很浓的自嘲,自己也极为看不起自己,可又没有办法。

        “我也觉得我挺贱的,我也想过放弃这份可笑的执着,我尝试了,可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他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把枪,放在身侧。

        姜越的全部注意力瞬间被他身侧的枪抓紧。

        “我前些日子被那个人追杀,他抓到了我,把我放到了仓库里想着给我哪种死法。我躺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在等待刀锋贴近之前内心除了恐惧只有遗憾。”柯莫的声音空洞的有着些许伤感,“你知道我在遗憾什么吗?”他朝姜越举起枪,“那个遗憾我自己都很讨厌,我曾经给过自己无数的巴掌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是放手,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结果那份遗憾却随着生命陷入倒数的时候越无法压抑。”

        “我讨厌你,我也讨厌我自己,我更讨厌什么都没拥有就那么的离去。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能逃脱那我就顺着自己的心,不要再以后出现意外的时候带着不甘的死去。庆幸的是他临时有事走了,我趁机逃脱了。”他说到这里带着恶意道:“不过这份幸运在你的眼里应该不幸对吗?如果我就那么死了,对你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你过往的那些破事会随着我的死亡永远的消失,你可以高枕无忧的继续套路着你的沈先生,让他不会离开你永远同你在一起。”柯莫说到这里神经质的笑了,“可惜,很遗憾,我没有死。”他的声音比之前轻快带着一些怪异的甜腻,宛如情人间的低语,却透露出丝丝阴冷。

        “我最后问你一次,别再像在沈家最后见面的那次一样不回答,然后不再见我。姜越,我没有耐心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被我装在皮箱里带走;二、活着跟着我走,健全的离开这里。这两个选择你总得选一个。”

        他举着枪靠近了姜越,俯视着坐在床上的男人,“回答我。”他用□□顶着姜越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姜越不慌不忙顺从的抬起头配合着他的动作,将目光放在他的脸上,镇定的似乎感受不到枪口对准的危险,从容的好似他们只是单纯的聊着天,没有胁迫,也没有不合。

        他总是这样,冷静的让人烦,聪慧的让人生恨。比起一直陷入纠结不安中的自己,他一直都是置身事外的冷眼旁观,对自己的态度近乎无情,鲜少能给自己不一样的情绪和注目。

        烦。

        烦死人了。

        柯莫啧了一声,焦躁不快地说:“你这样的表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觉得我不敢开枪?”他抬起手黑色的枪顺着姜越的下巴慢慢滑动,来到姜越的嘴唇上,枪口左右蹭/着那淡色的软/肉,语气轻柔道:“你要不要试试我会不会开枪。”

        “我并不是觉得你不敢开枪。”姜越抿了抿唇,“我只是觉得你问的多余。你既然已经拿着枪对准我了,你觉得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或者说你会允许我有其他的选择吗。”

        柯莫听到他的回答故意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也是。”他垂下眼帘瞧着姜越微张的嘴巴,“决定权已经不在你手里了。”他盯着那柔软的嘴唇,舔了舔唇将枪口捅进姜越的嘴里,捅了一下他口中的舌头。

        姜越的身体一震,微微眯起眼睛,眼中多少有些不快的情绪。

        他见姜越露出不一样的神情终于满意了,心里某个地方有了异样的感觉,微微的有了满足感,觉得不是那么的焦躁了。他四肢出现一阵电流,手痒的接着用枪在姜越的口中模仿着某些动作一/进一/出。

        姜越的脸冷了下来,愤怒在眼底燃烧着无法保持冷静。他握紧了拳头,迫于威胁暂时没敢妄动。

        柯莫愉快的嗯了一声:“你生气了吗?”他这次的笑容是真的很开心,“可我觉得很高兴。”

        “是吗。”姜越抬起眼帘,费力地说:“希望你之后也会这么开心。”

        “我会的。”柯莫抽出枪,用枪拍了拍他的脸,从电视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

        “我要整理一下行李。”他拿出绳子将姜越双手绑在身后。“你要乖乖的坐在这里,老实些,不要给我伤害你的理由。”

        “如果我渴望被伤害呢?”姜越不老实的挑衅了一句。

        柯莫站直了,将身体贴近姜越的脸,“那你可以试试,我很愿意陪你。”

  http://www.23xsw.cc/book/51/51167/19770282.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