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穿书之误救反派 > 第六十四章 青丝

第六十四章 青丝


  夜晚的暮云阁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姚月平稳的呼吸声,宋清尘侧躺在卧榻上,看着她睡得香甜,领口微散,露出里面的细腻的白皙,似乎能闻到她身上飘出来的淡淡奶香。

  墙上挂着一幅画,那是月月今晚回来时勒令他挂上去,还记得她眉眼俱笑的可爱模样,“我要你以后一睁眼就能看到我!”

  她不知道,那娇俏的模样,要比那画中的人要可爱千倍万倍。

  他看着画中的那两行字,眼中的光有些意味不明。

  但愿明月知我意,只有相随无别离……

  这才是他当时最想要表达的意思。

  画中的情景太过美好,美好到他不想打破。

  当一切瓜熟蒂落,尘埃落地,你可否能如我所愿,永生相携。

  不,以她的性子,一定会哭的吧。

  他曾经觉得她眼角含泪的样子很美,如今,却不忍再让她哭了。

  一早醒来,就有人来报,莫玄煞有事与他相商。

  床上的女孩还在熟睡着,一头乌发如云披散,软卧在凌乱的绫罗间,露出她如牛乳般的细腻的脖颈,纤细白嫩。他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的睫毛,小巧秀气的鼻头,最后落在她樱桃般水润的唇上。

  宋清尘俯下身子,凑在的她嘴上轻嘬几口,惹得姚月嘤咛一声。

  看着她的迷糊的睡颜,宋清尘无声轻笑,目光流连在她娇嫩的脸庞上,眼底是化不开的温柔细腻。

  她就这样甜甜的睡着,就温暖了他整个心窝。

  真想你能一直这样,天真快乐的活着。

  他最后在她额间落下轻轻一吻,那目光有怜爱,有疼惜。

  然后起身,动作利落,毫不留恋。

  ——

  魔左使纵然冷血,但却说的不错,除了尽快练成嗜血延年术,她确实别无选择,越是拖着,身体的负担越重。

  姚月翻开尾卷,照着书中的说法冥思苦练,这功法确实猛烈,与中卷相比起来,要更凶残一些。她只练了半会儿,便感觉急火攻心,身上如有烈火焚烧,又似有虫蚁啃噬,惹得她出了一身的汗。

  灵血丹与她情况却正好相反,听着它欢快的声音,姚月心知起了些效果。练至晌午时分,姚月实在坚持不住,便停了下来。

  魔气缓缓被剥离的过程并不好受,姚月有一瞬间的虚软,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感觉到胸腔内灵血丹的灵力充盈了许多。

  她修炼不能被打扰,以至于宋清尘在外遭到刺杀许久后,她才知道消息,幸运的是,他未被伤到分毫。

  姚月在得知消息急急赶去的时候,莫玄煞也在暮云阁。

  得知幸得有他保护,宋清尘才没有受伤,姚月本要封赏他,他却辞谢了。

  “公子对臣有知遇之恩,没有公子,哪有臣的今天。”

  “臣并没有做什么,那人魔力高强,臣也不是对手,若非不是有尊上赠予臣的法器,臣也无法将那人降服。”

  出动这般厉害的人物,看来是抱了必杀的决心,姚月问:“那人是谁?”

  莫玄煞:“只是一名死侍,被关进法器后,便自尽了。”

  能出动这般厉害的死侍,除了魔左使,别无他人。

  至于他杀人的动机,姚月也能猜到,魔功练成之时,灵血丹只能托付给一个人。在他眼里,她信任的人唯有两个,一个是他,另一个便是宋清尘。除掉宋清尘,她届时别无选择,只能将灵血丹交给他了。

  莫玄煞离开后,姚月才表露出来,“是魔左使吗?”

  宋清尘稳重平和的道:“八九不离十。”

  “我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姚月神色有些凝重,她在地上走来走去,心中忖度,突然停下,伸手在自己的满头青丝中抽出一缕。

  “你要做什么?”

  姚月将他的袖襟向上推了推,露出他有力的手腕,将这缕青丝绕过他的皓腕,系在上面。

  “你日后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就将这缕青丝扯断,我马上便能来到你身边。”

  宋清尘的眼中黑夜作烧,“你是要我扯断情丝吗?不可能!”

  姚月眼见他要摘下来,立刻按下他的手,明白他的意思,好笑的问:“你什么时候也在意这些无稽之谈了?不会的。”

  “再说了,你会不喜欢我吗?”

  她不懂他心中的不安,不明白他的患得患失,只当他是太过在意她,觉得他是难得地痴傻可爱。

  看着她红颜欢笑,眼中尽是幸福的笑意,宋清尘的心微微松了松,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回应道:“不会。”

  他当然不会,她是他万年寒潭中难以窥现的一抹光,她莽莽撞撞的闯进这里,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能在这漆黑似海的幽潭中兴起流波,他要将她永永远远的禁锢在这里,喜怒哀乐独留给他一个人欣赏。

  但他首先得活下来。

  姚月看着他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幽深,像是看不见尽头的深渊,深渊下有无数的恶鬼,嗷嗷待哺。

  姚月看着,有一瞬间的毛骨悚然。

  “清,清尘,你怎么了?”

  宋清尘突然上前猝不及防地抱住了她,不允许她逃避,“月月,我怕会失去你。”

  声音中有些惶恐,又带着隐隐的偏执。

  现在是紧要的关头,他们两个都十分的危险,她明白他的担忧。

  姚月慢慢伸手,环抱住他,安慰道:“没事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然后,姚月感觉到他的手更紧了。

  她轻轻拍打他的后背,想要给他无尽的安全感,直到他的身体慢慢放松。

  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姚月除了练功便与他待在一处,宋清尘亦是如此,他乐意见得姚月处处关心他的样子,假借没有安全感更是处处与她腻在一处,讨了不少的好处。

  宋清尘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姚月每日练完功后,将累得虚软的她搂在怀里亲个不停,趁着她没有力气,讨尽了便宜,好几次吻着吻着便将她拐到床上去了。

  这样意.乱.神.迷的过了好几天,姚月终于清醒,看着含情脉脉看着他的少年,问:“魔左使最近太安静了,你就不着急他在干什么吗?”

  宋清尘脸上一派淡然,“该急的是他吧?很显然,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你会选我。”

  姚月看着他脸上的得意,有些无语,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呢?他身上还有一份得天独厚的流氓气质。

  看她急了,宋清尘这才恢复正色,“上次的刺杀已经打草惊蛇了,这次我想他不会贸然出手。”

  “他此刻应该在等,等一个时机,亲自动手。”

  看她的秀美蹙起,眉间都快拧出一个小疙瘩了,宋清尘在她眉心戳了一下,语气轻柔,“放心,我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的。”



  ------题外话------

  原来不仅脖子以下不能写,亲耳朵都不能写,是我太不单纯了(*/?\*)


  (https://www.23xsw.cc/book/13923/13923068/92830824.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