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逐尘录 > 二四 鸣金收兵静待黎明,军民齐心难阻暴行

二四 鸣金收兵静待黎明,军民齐心难阻暴行

  那人看上去三十上下,肤色白皙,哪里像吃过苦的!他穿着华丽非凡,在这温暖的春夜里,竟还披着条雪白的狐裘,领子之上,是一圈狐尾制成了围脖,小乙一见他这副打扮,也觉热得慌!罗戎见了这人,却是恭恭敬敬施以一礼,虽然不至于跪地磕头,但以他的身份,能对此人弯腰施礼,对方的身份地位可想而知!这人的身份已经非常明显了,不是那新晋领袖罗杰,又能是何人?!
  小乙没有过多动作,更别说向其行礼了,他不认得那人,更何况,他也不是这里的人,也没必要对他如何!
  那人见罗戎施礼,也只是摆着架子看着,待到礼毕,这才伸手向前,扶住罗戎,说道,
  “阿叔真是折煞小杰了!”
  小乙看不上这等人,之前那架子摆给谁人看?现在又来装无辜,真是恶心至极!
  罗戎回那人道,
  “你快些回吧,这里的危险得很!”
  罗杰道,
  “有阿叔在,我放心得很!”
  罗杰都到城头,向远处看去,那黑夜之中一片火光,离得这般远,仍能听到对方的喧闹之声!那人马数量之多,也是把他吓得不轻!罗杰声音有些颤抖,说道,
  “阿叔,怎会有这么多人?!”
  罗戎来到他身边,淡然回道,
  “这只是一部分,城外各个方向都有他们的人!”
  罗杰脸上冒汗,鼻头尽是汗珠,小乙心道,你穿这么多,不出汗才是怪事!罗杰很是担心,又问,
  “阿叔,可有退敌良策?”
  罗戎回道,
  “暂无!”
  罗杰哭丧着脸道,
  “那怎么办?这些夷人怎会这么丧心病狂!”
  罗戎道,
  “如今还能守住,已经算是奇迹了!”
  罗杰又道,
  “阿叔,不如咱们主动出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即便死了,也好过在这里等着他们杀来!”
  小乙心中好笑,要死也是这普通的军民先死,你现在有这般地位,举起双手投降,想必对方也不会太过为难于你!不了解情况,却想要指手画脚,这种人,哪里成得了大事!也不知道这大首领是怎么想的,选出这么个不出彩的儿子继承遗志!小乙看向铃儿,二人对视一眼,已然知晓对方心思,眼不见心不烦,他二人一齐走到远处说话。
  小乙问她,
  “这就是那罗杰吧,看起来好像也不算太年轻啊,怎会这般幼稚!”
  铃儿回道,
  “我从小便不喜欢他,若非大首领亲口告知爹爹,谁会相信他能做首领位置!”
  小乙道,
  “之前流传他与这些夷人勾结的消息,真是假的么?”
  铃儿道,
  “就他那样子,也敢与夷人打交道?反正我是不信的!”
  小乙道,
  “但是无风不起浪,我一见他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铃儿道,
  “就如爹爹所说,他没必要冒这么大险,反正这位置也是留给他的,把夷人招来,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小乙又道,
  “哎,不说了,不说了!铃儿,对现在这情况,你怎么看?”
  铃儿严肃起来,认真回道,
  “我看他们退出这么老远,今夜只怕不会再来攻城了!”
  小乙点头,同意她的看法,
  “我也这样想,只是天明之后,怕是又要全力来攻,那时咱能否守住,可是要看天意了!”
  铃儿道,
  “高大强能在天明之前带人赶来么?”
  小乙道,
  “难!他这一路,还得避开各种探子人马,能把消息带到已是上天的恩赐,再指望他带人来救,可真是为难他了!”
  铃儿低头沉默,良久又才开口道,
  “小乙,若是咱们抵挡不住,那你……”
  她没能说得出口,小乙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也是对她微微一笑,只道,
  “我与你们共生死!你也不要看轻了自己!人在绝境之时,能爆发出来的能力大得吓人,所以没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要认输!咱们可是仁义之师,你看这么多百姓自发前来相助,咱们想败都难!”
  小乙虽然这么说,但此时的处境确实很难,即便有百姓相助,要想守住城池,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铃儿当然知道他在好言安慰,但她却是十分理智,
  “我懂得!可是,可是看着百姓们与我们一同流血牺牲,我真是不忍去看!”
  铃儿压低了声音,接着道,
  “你说,你说是不否有那种可能,所有人放下武器,换得他们不作滥杀!”
  小乙没想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若真的把这种选择放在自己身上,还是难以抉择的!小乙叹了口气,回道,
  “自古以来,多少王朝更迭,城毁城亡,为了所为的忠义,陷百姓于水火之中,确实是背侠义之心!”
  铃儿道,
  “可仍有那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小乙点头道,
  “是啊,所以,还得看看百姓他们需要什么!”
  铃儿回头看着仍有
  不少百姓前来助阵,眼中不住流下泪来!
  小乙道,
  “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才好与敌人搏杀!”
  铃儿笑笑,摇了摇头,回道,
  “我没事,倒是你奔波了一日,头一晚也一眼未合,还是先睡上一觉才好!”
  小乙笑道,
  “这种情况,又如何睡得着!哎,看来咱俩也是同一路人!”
  铃儿也微微笑起,回道,
  “既然这样,那咱们等爹爹与他说完,便去往他处查看防卫部署!”
  小乙当然说好,二人看向不远之外的罗戎与罗杰,两人表情都很木讷,似乎聊得不太顺利。二罗又说几句,罗杰便告辞去了,罗戎把手放在胸口,以礼相送。罗杰走时,往小乙这方看了一眼,眼中没有一丝情绪,叫小乙一点儿也看不透他!他真是个不晓世事的纨绔子弟,小乙一时难以说清!
  二人来到罗戎身边,看他脸色,似乎也没甚不喜之处!罗戎见二人过来,轻轻招手,说道,
  “若是没其他事做,便跟我一齐去吧!”
  小乙二人齐齐点头,跟着他一齐下了城墙,早有手下备好的马儿,三人上马,由一队人马护着绕着城墙而走!这城不算大,没走多久便到了东门,此处守卫没有经过太多战事,又有百姓相助加固防守,再加上罗戎也早就安排了重兵协防,此时的坚固程度甚至在那南门之上!所以,这外边的攻城队伍不敢轻易来攻,都远远的在外边徘徊!由于隔得远,看不清楚对方什么情况,所以己方也是不敢随意出城。罗戎看了这方情况,也是十分欣慰,动员一阵,鼓舞了士气之后,又带着人往北门赶去!
  北门外边的夷人数量颇多,双方激战直到罗戎等人过来之前不久方才停下!得民心者得天下,果然不错,这边过来支援的百姓比南门还要多!也正因他们的帮助,这城门才没失守!小乙看着这许多人战死,心中难过已极!罗戎没有更多可调集的队伍,也只有看实际形势,实在不行,也只有从东门或是别处把兵调来!罗戎亲自指挥防部署,直到天际线发了白,这才带着众人往西门赶去!
  小乙之前便是从西门进来,也是帮了大忙,此时过来,见这城门仍旧关得严实,也是倍感欣慰!罗戎看士兵们严阵以待,提气的话也是说了一遍又一遍,士兵们也一遍又一遍听入心里,高声应和!小乙颇为感动,他想,这便是视死如归了吧!
  天色已然微亮,小乙与铃儿并肩站在城头,看着远处的夷人营地,小乙觉得与昨夜情景不大一样,指着前方说道,
  “这边的人马似乎少了许多,莫非都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铃儿回道,
  “这夷人狡猾得很,定是想要将我们引出城外,我们也不傻,怎会上他们的当!”
  小乙道,
  “若那兵马不在此处,那定是到其他地方支援去了,依我看来,若是有门被破,咱们也大可冲出门去,舍命一搏!”
  这话被往这边过来的罗戎听到,他看了看远处情形,也是凝神思虑片刻,回道,
  “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也只能如此了!”
  三人沉默下来,看着远方。这城头能望见水面,有只小船儿在水中随风摇曳,船上空空,似乎无人掌控,也不知是谁家的船儿没有拴住,荡了出来!
  片刻之后,有人急急过来禀告,
  “大人,夷人正在攻城,南门北门吃紧,若没援助,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罗戎甩开袖子,转过身去,飞快往外奔走,
  “铃儿,我去南门,你去北门,守住了这一波,没准就能等到援军前来!”
  铃儿大声回应,
  “爹爹放心,若是城破,我拿头来见!”
  罗戎已然骑上了马儿,不过仍忘不了提醒一句,
  “万事小心!小乙,我就只这么一个女儿,能否帮我,帮我护着她一些!”
  小乙回道,
  “罗将军放心好了,我自会护她周全!”
  罗戎道,
  “罗某在此谢过了!待咱们驱走夷人,咱们再一齐喝个痛快!”
  没再言语,他带着人马走了!小乙看着铃儿,点了点头,二人一齐上马,往北边赶了过去!
  还未到城门外,便见着好些伤者,都是守城之时与敌兵作战伤着之后被送到后方医治的伤患。小乙见几人身中数箭,还在嗷嗷叫唤,呼喊着要再出去与敌人一较生死!另几位伤重重些,口里直冒血,连话都讲不出来,几位妇人照看着他们,不知能不能有些用处!
  不远之外的空地之上,整整齐齐躺着百十位,这些人一动不动,有人守在边上,不住抹泪。一位老妇蹲坐在一人身边,嘴唇微动,不知在说着些什么!小乙知道,这边都是战死的勇士,看那衣着,还是有不少普通百姓混在其中!竟是死了这么多人,这边战事真是惨烈至极!血水将这里的道路染红,来来往往之人踩在上边,于是又留下了许多足迹。这血渍未干,又有新鲜的血液补充上来,如此反复,这路上的泥土也是从里到外被浸了个通透!
  小乙与铃儿多看了两眼,也是难过得不行!可他们的死去,并未换来亲人的嚎啕痛哭,反而是唤起了更多人与那夷人势不两立的决心!于是越来越多的百姓
  加入了进来,若死一人,便有更多人补充上去!人围得太多,将这城头堵死!小乙和铃儿带着的人马想要突破进去,也是不能!只能见得死伤的勇士被众人抬到头顶,挨个儿传送下来!
  小乙身处最边围,于是接到一具尸体,把他抱起,放到之前见着的那块平地之上!铃儿和一名手下也是抬了一人过来。
  小乙只是摇头,
  “从未想过,竟会是这么惨!”
  铃儿眼中含泪,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回道,
  “这该死的夷人,我定会将他们全部杀光!”
  小乙道,
  “从那边城头上不去,我还是从这边城墙翻上去,看看上边什么情况!”
  铃儿道,
  “我也要去!”
  二人商议,令手下搭起人梯,其余人等顺着人梯爬到上边!小乙先行上去,那城墙之上却是人满为患,差点没把小乙给挤下来,没办法,他也只能先行下来。
  “上边人太多了,那夷人上去,连立足之地都没有!现在啊,只有飞箭能够构成杀伤!”
  铃儿听了,哭笑着道,
  “这真是用性命搭起的城墙啊!”
  小乙道,
  “只是有个问题,这城墙这上都是人,它是否能够承经受得住?”
  话音刚落,那边城墙倒垮塌了一半,摔下不少人来!小乙捂住嘴道,
  “瞧这臭嘴!”
  二人带着人手过去施救,那城墙又是倒下一大块下来,还好小乙机警,铃儿这才没被它砸着!这圭质的城墙,坚固程度可想而知!外边攻城的夷人似乎听着了动静,也是加强了进攻势头,小乙见上面露了一大块出来,于是飞爬上去,冲到了城墙之上!
  刚一上来,便见着那刚到墙上的夷人挥倒砍翻一位,他正自得意,还欲再砍,小乙的长棍已然从那人缝之中狠狠捅了过来!这一棍力道十足,正正击中那人胸口,那人抵挡不住,往后急倒,接着向后翻了下去!
  小乙终于挤到了前边,往外一看,心头一凉,那密密麻麻全是人,数都数不清!守城这方早就没了箭失,攻城这边更是肆无忌惮,搭起了数十个人梯,然后攻城之人便源源不断直往上爬!被推下去,立时有人接住,再由新人补充上来!有好几处被夷人突破上来,墙墙之上便乱成一锅粥,人太多,反而让自己人束手束脚,让对方更加疯狂了!
  小乙心头着急,但人太多,他挤不过去,只能眼睁睁看对方杀到城墙之上,然后持刀疯狂乱砍起来!毕竟这些百姓没有经过严格训练,被人突破上来,正面对打之时,便都吃了城亏!小乙见这百姓们一个个人倒了下去,自己却是帮不上忙,真是把牙都要给咬碎!
  他大声叫唤,
  “散开一些,散开一些!”
  但所有人都满腔怒气,此时又极为混乱,嘈杂非常,又有何人能够听得进去!小乙双眼血红,把近处几个刚上来的夷人脑袋打开了花,他也是第一次这般凶狠!可是,仅他一人如此,又如何能够挽回败局!正自思索,铃儿却是来到了身边。
  铃儿问道,
  “小乙,你说怎么办?”
  小乙回道,
  “人太多,反倒是影响到自己人,让他们散开一些,由守城士兵打头阵,他们在只旁协助便是!”
  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不一定管用,但多少能够让守军不那么束手束脚!铃儿也觉可行,于是四下安排指挥,可这上边太过杂乱,根本没人听提进去,即便听进去了,想要退出,也是不易!
  小乙前方不远处,好容易挪开一块地方,让守卫士兵与那夷人正面对上,可只斗了几招,那夷人便寻到破绽,一马结果了对方性命!后边人哪里还能再退,只能一拥而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拥堵状态!攻守双方又僵持到一处,夷人不时砍倒几位,当然自己也是损失不小!但从整体上而言,夷人还是占了较大优势,照这样发展下去,城破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乙又打退几人,可那夷人仍旧不住往上,若是他走了,守军的长兵似乎也起不到什么效果,这城墙之上,便要再多出一个突破口出来!他去支援其他地方不成,留下也是不成,好生为难!
  离他不远之外,铃儿正与刚翻上城头的两位夷人对战,她的剑使得不错,招招都指向了对方要害,加上身边人助力,一人被她一剑封喉,另一人则被踢下了城墙!小乙向她竖起大拇指,铃儿见着,脸上仍旧是凶狠颜色,她前方又有两人一同上来,她一剑挥出,却被对方轻巧挡了开去!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
  越来越多的夷人攻了上来,再看城里,都是挤作一团,想要上来助力,却是不能!这样的感觉,实在叫人无可奈何!
  兵败如山倒,对方气势大胜,上到城头的夷人越发多了,这城门即将被攻破,所有人的努力,也都要化为乌有!小乙心头难过,但还是不愿放弃,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愿认输!可他也只能守住自己这一处,除此之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大开杀戒!小乙也是疯狂起来,那模样,若是自己见了,也会被吓出一身冷汗!
  忽的,己方这边势头忽起,竟是慢慢压过了夷人!听得一男子沧桑喉音,浑厚有力的喊道,
  “守住城池,把这些贼子全给打回去!”

  https://www.23xsw.cc/book/57/57194/5388353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