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农女巧当家 > 第563章,吓破了胆

第563章,吓破了胆


        懿王的孩子,被他弄没了。

        若是被懿王知道……

        这个后果,步曦城自问他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

        “咦……”大夫惊呼一声。

        “怎么了?”步曦城忙问。

        “夫人腹中,还有一个孩子!”

        “……”

        步曦城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好生照顾,她要什么给什么,若是醒来无碍,派人送她回京城,如果什么都忘记了,就带着她去大越,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是!”

        只是等朱小醒来,却是什么都记不得,只记得自己叫朱小。

        这是她刻在灵魂里的名字。

        步曦城看着她,她也看着步曦城。

        “我……”步曦城轻轻开口。

        朱小看着步曦城,“我不认识你,出去!”

        “……”

        步曦城没有想到,朱小会这样子,简单粗暴,却又防备十足。

        “我是你相公!”步曦城道。

        “不可能!”

        朱小想都没想,就否定了步曦城。

        他不可能是她相公。

        相公,丈夫?

        她是谁?

        但如今朱小想着的不是这个,她不喜欢面前的男子,既然不喜欢,就没必要在一起。

        朱小起身,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肚子还犯疼。

        “嘶!”疼的她又躺了回去。

        步曦城朝朱小伸手。

        朱小扭开头。

        “我怎么了?”

        “你有身孕了,却不小心摔了一下,如今正在养身子,所以才什么都记不得,等过些日子,身子养好,就会记起来了!”

        “……”朱小看着步曦城,忽地笑了出声,“这些话,你自己信吗?哄鬼呢吧!”

        “……”

        性子变了。

        变的跋扈,不讲理。

        但朱小明白,她这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态度。

        她越是凶悍不讲理,越是让人忌惮,不敢随意招惹。

        什么都不记得,她谁都不信,更不信面前的男人。

        “那随便你吧,收拾收拾,咱们就要出走了!”步曦城道。

        如今是不敢轻易放朱小离开,真要把人放走,看她这性子,怕是会惹事。

        步曦城吩咐人好生照顾朱小,同时也是盯着她,免得她逃跑。

        但朱小一路上,真的很听话,吃好喝好,每天都好好休息,没事的时候就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却一点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太难熬了。

        身上的东西,她都看过,值钱是值钱,但没一样能够入她的心,她总觉得自己应该有一样东西,十分珍视,可为什么没有?

        种种猜测,让朱小心里格外不舒服,也偷偷挑了一块玉佩戴在脖子上,挑选了两个看起来就十分贵重的手镯,还有一对赤金的手镯套在另外一个手腕。

        “……”

        她这般装扮,实在是让人觉得庸俗,但唯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么做,就是想着逃走的时候,能有东西变卖,有银子安置,把孩子生下来。

        她必须离开,离开这个叫步曦城的男人。

        他要带她去大越国,她不知道大越国的人,那她是哪里的人?

        这些,朱小想不明白。

        她很快就怀孕三月,肚子微微凸出,朱小想,在孩子五月之前,一定要想办法离开,大不了就去大越国,先降低步曦城的防备心。

        “……”

        朱小心里寻思着,步曦城也在寻思。

        带着朱小其实行动很不便,尤其是朱小怀着孩子,他已经害朱小没了一个孩子,如今肚子里还有一个,若是也弄没了,懿王……

        如今已不能叫懿王,该叫天启帝。

        新帝登基,本应该培植自己的人,但没想到荀沐阳这个新帝,一下子杀了几个皇子,灭了好几个世家,十岁以上不管男女,就连仆人系数斩。

        十岁的孩子配边疆,只是配边疆,又有几个能活?

        几乎是没有的。

        若是知道朱小在他手里……

        不,天启帝应该已经知晓,朱小在他手里,可为什么一直按兵不动?

        想不清楚,看不明白,步曦城心里有些慌。

        “殿下!”

        “嗯?”

        “天域王朝天启帝大肆征兵,每一家每一户都必须要出一个人,无论是谁,哪怕是世家贵族,都必须出一个人,天启帝还买了无数粮食,每一个城镇都在锻造兵器,慢慢的送往边疆,所有山匪、毛贼,要么归降,为朝廷收编所用,要么系数杀灭,手段极其狠辣!”

        “谁主持这一切?”步曦城惊问。

        “莱菔!”

        “啊……”

        步曦城忽地站起身,又慢慢的坐了下去。

        “或许我一开始就错了!”

        他不应该和荀沐阳为敌,更不应该掳走朱小。

        废了那么多心思,死了那么多人,结果什么都没得到,如今朱小如烫手芋头一般在他手里,丢不能丢,送回去也不行。

        如果没有喂朱小服下毒药还好,如今朱小什么都不记得,脾性大变……

        不,朱小一直想要逃走,如果让朱小逃走,去一个谁都找不到她的地方,他再把伺候过朱小的人全部杀掉,那么也就没人能够证明,是他带走的朱小。

        步曦城和朱小,一个有心放人,一个处心积虑想逃,所以朱小在一次烧了住所之后,成功逃脱了。

        “……”

        朱小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但她既然逃了出来,就不去管那么许多,快的隐秘到了人群里。

        进了茅房,一个老年妇人正在茅房里,朱小拿出一锭银子,在她面前晃了晃,“这银子给你,买你身上的衣服!”

        “什么?”

        “买你身上的衣服,我这套也送给你,卖不卖?”朱小问。

        妇人愣了愣,连忙应声,“卖,卖!”

        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衣裳脱下来,递给朱小。

        朱小看着那脏兮兮的衣裳,嫌弃的蹙眉,却快的脱了自己的衣裳,换了她的穿上,“你再过一刻钟再出去!”然后走出了茅房。

        低垂着头。

        那两个被步曦城派来盯着她的人,还守在茅房外,等着朱小出来。

        却不知道朱小早已经隐匿到百姓之中,去了车马行,请了一辆马车,快送她出城。

        “夫人要去哪里?”

        “去哪里?”

        朱小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天下之大,她竟不知道要去哪里?

        车夫到底是个良善的汉子,看着朱小的容貌,“夫人不管要去哪里,都好好的装扮一下吧,毕竟您长得太好看了,容易招来财狼野兽!”

        “……”

        朱小犹豫片刻,“我明白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她擦花了脸,身子也弯着,成了一个乞丐。

        至于如今在什么地方,朱小也不知道。

        就那么一个人,慢慢的走着。

        饿了掏出铜钱买个包子,买个馒头,吃上面,只图吃饱,不求吃好。

        步曦城得知下人跟丢了朱小,沉默了片刻,“那些伺候过她的人,都处理了吗?”

        “都处理掉了,一个没留!”

        “如此便好,咱们快些回大越吧!”

        而朱小,便如一颗小石子,被丢入无边无际的江湖之中,一点消息都没有。

        此时已经是冬天,朱小成了乞丐,怀孕五月,她必须找个地方安置下来。

        “你是要去边疆?”

        “边疆?”朱小不解。

        “再往前走就是边疆了,那里都是天域犯了法的人家,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在那里想要生存,其实很难,但对犯了事儿的人来说,哪里却是最安全的!”

        “安全?”朱小看着身边的老乞丐。

        看他一把年纪,还不停的咳嗽。

        “是啊,那里不用被查户籍,只要你有银子,想要吃点什么,还是能够买到,但只一点,进去容易,出来难!”

        “你去过?”

        “曾经去过,出来后才现,世事变迁,亲人什么的都已经没了,这个世上,也就余下我一个人!”

        “你今年几岁?”

        “七十三了!”

        七十三,也算高寿。

        这一路成为乞丐,老乞丐对她照顾颇多,尤其知道她怀了孩子后,对她更是照顾。

        “我比你跟惨,我连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将要去哪里都不知道,肚子里孩子的爹是谁也不知道……”朱小说着,从包袱里摸出一个馒头,搬开递给老乞丐。

        老乞丐笑了笑,“这一路吃了你不少东西!”

        “你对我也很是照顾,大叔你还打算去边疆吗?”

        “打算去,哪里有我的故人,我想去看看,她是否还活着,早知道外面没了亲人,当初就不应该拼命的出来,辜负了她!”

        “是你喜欢的人吗?”朱小咬了一口馒头,慢慢的吞下。

        “嗯!”

        “……”

        朱小看着外面的飘雪。

        紧紧的抱住被褥。

        这被褥外面是旧布,但里面是新棉花,捂住很暖和。

        “大叔,我跟你一起去边疆吧,一起去看看你喜欢的人,然后咱们以爷孙相称,找个地方安置下来,我给你养老可好?”

        “……”

        老乞丐看着朱小,“你去哪里不好,为什么要去边疆呢?”

        “我没有身份文牒,在外面不管做点什么都不成,你不是说边疆小城里,只要有银子什么都能办到,我刚好有点银子,所以打算去那里!”

        “……”老乞丐犹豫片刻,才轻轻的叹了一声,“傻丫头啊!”

        朱小不语,往火堆里加了点柴。

        老乞丐才轻轻出声,“我本姓孟,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家的公子,可年少太轻狂,和当朝太子打架,伤了太子,便被配边疆,再回京城,物是人非,家里人都没了,支持的皇子未能登上皇位,新帝登基连累了家人,上上下下被灭三族!”

        “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我一定谨守本分,不骄不躁,做一个平凡子弟,不招惹是非……”

        老乞丐说着,叹息一声。

        “丫头,和我一起去边疆婺城,你真的想好了?”

        “嗯,想好了!”

        “那就一起吧,以后你喊我一声夜夜,我唤你小丫头,在我活着这些年,便护着你吧!”

        孟老头说着,笑了起来,“想不到我孟老头,临老了,还能得个孙女!”

        也算晚年有福气了。

        朱小和孟老头一起,想进婺城,孟老头倒是有路子,进来不难,如孟老头所说的,想出去,没有圣旨或者皇令,是很难很难的。

        因为到处都有兵把守,在婺城的另外一边,临着大越国的地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沼泽地,至今还无人能够平安渡过沼泽,到大越国去。

        也有人想挖地道,从地道出婺城,但出去的人,也很快回来,在外面,没有通过衙门,没有身份文牒,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只有最低等的乞丐,才没有身份文牒。

        婺城里,说是婺城,其实就是一个小县城,但地方很大,县城却不怎么大。

        更多人住在镇山,或者是乡下。

        能住在镇山,都是奇迹,里面小乞丐更多,很多小乞丐年纪都不大,十来岁的样子,卷缩成一团,想做活赚点银子养活自己和亲人,都难,因为没有人会要小孩子,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劳动力。

        “阿爷……”朱小轻唤一声。

        孟老头回眸看着朱小,“嗯?”

        “那些孩子?”

        “那些都是家里犯了大错,爹娘、兄长,家中但凡过十岁的,都已经被斩杀了,而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来到婺城,只能沦为小乞丐,能不能活,全靠天命!”孟老头淡淡轻声。

        示意朱小不要烂好心。

        因为帮不了这么多的的小乞丐。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https://www.23xsw.cc/book/62/62698/25466741.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