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王牌盛宠:我家萌妻超凶的 > 444.头顶绿油油的

444.头顶绿油油的

  在老太太焦躁不安的自言自语中,哩儿听到了她话里的重点。

  梦?也就是说…之前于丛林已经给托过梦了?

  那这就有点好办了嘛。

  “你若不信我也没事,不过你家老先生还让我转达一件事,你们的相约百年,他等得起。”哩儿如实转述着。

  老太太听到这话,瞬间一愣。

  相约百年,这是在结婚时老头子给她的誓言,除了他们两个,连儿子也不知道的事。

  闭上眼,泪顺着苍老褶皱的脸流下。

  老人哭的很安静,和老头子的往事一一在眼前回放。

  两人二十一岁结婚,生子,一起做生意,白手起家,到他四十岁去世。

  不过短短二十来年的相处时光,他给了自己太多美好,总能让人终生难忘。

  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老人,妖哩帮她把眼镜摘下,递过去几张纸巾。

  做完一系列动作,又把于丛林剩余的一顿话如实转达:“其实,老先生说相对于能在那里见到你,更希望你能失约的久一点,反正已经等了三十来年,并没有那么着急。”

  “丛林……”

  老人之前还只是安静的流泪,在听到妖哩最后这段话,呢喃了一声老头子的名字,像个孩子似的放声痛哭。

  这话,其实她已经听到过了,不然也不会对这丫头的话深信不疑。

  在梦中,老头子亲口和自己说过,在等她,不会去转世投胎。

  一直当作是梦不敢去承认,一直以为他就是在骗自己,或许已经忘记誓言去投胎了。

  结果没有,并没有。

  那不是梦,丛林还在等着自己…

  这丫头的话,像是一支导火索,将这多年积压的情感一并迸发,一发不可收拾。

  妖哩在旁边一张张递着纸巾,时不时安慰一声。

  不禁暗想:幸亏这书房隔音还可以,不然被外面的于清听到,还以为自己是在欺负他老娘呢。

  ……

  痛哭声,持续近十分钟。

  在哭声渐渐变小,郑慧灵闭着眼,调整着情绪。

  大约一分钟后。

  老人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抱歉,让你见笑了。”

  “没事。”妖哩又递过去一张纸巾,含笑回应了声。

  这又没什么。

  不高心或者痛苦,就是要哭出来,就舒服多了,没有笑话人家这一说。

  郑慧灵老太太在努力调整完自己的心绪,看向妖哩:“丫头,你刚才说的话,可当真?”

  问得一脸认真。

  “哪个?”哩儿尴尬一笑。

  自己嘚啵了那么多,这是问那句啊。

  “老头子的死因。”

  “反正这是你家老先生自己和我说的,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如实转达。”

  “丛林亲口和你说的吗?”

  “对啊。”哩儿点点头。

  “那老头子可有说,这混小子为什么扒他的氧气。”提起,老太太带着愤怒,又咳嗽两声。

  “那个…你也别太激动。”哩子紧张的劝导着。

  暗想:可别急着去赴约呀,那我不成背锅侠了,良心回受谴责的。

  不过转念一想,哦对了,我都没有心哪来的良心,好像也没什么事。

  “没事,老毛病了。”老人摆摆手,示意让眼前的丫头别担心。

  见没什么大事,哩儿回答起老太太的问题:“他说是为了钱,老先生要立遗嘱把家产留给老大,老二觉得偏向就沉不住气,直接起了杀心。”

  听到这话,郑慧灵对于妖哩见过自己老头子的事,更是深信不疑。

  立遗嘱这个事,除了自家人,别人没可能知道的。

  “唉。”老太太一声叹,摇摇头尽是无奈:立遗嘱的事我知道,不过就是看他不务正业吓唬他一下,手心手背都是肉,哪有偏向这个道理。”

  没想到就一句不经意的话,让老头子送了命。

  “他还说如果可以的话,让你把钱全捐了呢,够用就行。”

  “够用就行,他之前也是这么说的,我知道了。”老太太自己重复着,突然苦笑一番。

  捐了,早就该捐了。

  “那你舍不舍得儿子?”妖哩说到重点。

  这才是此行的目的,要逮到于清的证据,还得需要老太太配合。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

  老太太虽然心中已有了答案,妖哩这话她是信的,但终究还是不舍。

  已经丧生了一子,小儿子再怎么畜牲,那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这是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了。

  “他犯了错啊,你真要包庇他么?”这已经是溺爱了。

  “小清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那你大儿子呢?”

  “死了。”

  “不可能,没有死。”妖哩直接否决。

  于丛林在奈何桥徘徊三十余年,丧生的魂魄都要经过那个地方的,他不可能没有见过。

  “没有死?!”老太太再次一惊。

  “还活着。”

  “真的…还活着…”

  郑慧灵今天受到的惊喜和惊吓可以说参半,向来稳重的老太太此时已经乱了方寸。

  已经分不清那句可以信,那句不能信。

  看着情绪不稳的老太太,妖哩深吸了口气,突然严肃起来:

  “你不信我也没关系,这次只是需要你能配合一下,如果你二儿子已经改邪归正,那这件事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说到这,妖哩一停顿。

  看着老太太良久,缓缓接上自己的话:“如果他的思想还是扭曲,那么他为钱能杀了父亲,同样也可以为了其它不公平而去报复别人,这思想很可怕,真的能都对他做到完全公正吗?”

  “我…”老太太欲言又止。

  “你不能,那么你也不安全,三十年前他可以拔了父亲的氧气,三十年后他亦可以因为受到不公平待遇而去……对别人!”

  ……

  妖哩一连串的话语,得到的是对方沉默。

  良久——

  郑慧灵闭眼叹息一声:“好。”

  一个字,无奈心疼夹杂则恨铁不成钢的情绪,老太太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

  那是自己儿子,是当娘的心头肉,不忍。

  但这丫头说的对,爱,不是纵容的理由。

  就算是一次考验吧,如果小清接受住了这考验改邪归正,那他父亲在地下有知,应该也能有些欣慰。

  如果接受不住这考验,抱歉孩子,为娘把你带到这世上却没能教导好你,我很惭愧。

  在得到老太太的应允后,哩儿松了口气。

  要不是阿御说一定要揪出于清的狐狸尾巴,姑娘才懒得管你这闲事呢。

  妖哩把炎司御告诉她的计划,和老太太详细说了一遍。

  因为老太太有哮喘,先让她假装旧疾复发,住进医院。

  然后先让郑慧灵假装捐掉名下所有资产,然后一定要把这消息告诉于清,然后遗嘱先不立,放出口风静待这二儿子的反应就好。

  “就这样吗?”

  “对。”哩儿确认的点点头。

  哩儿虽然说的信心十足,但她也没把握,只不过阿御说,鱼(于)会上钩。

  “好,我知道了。”郑慧灵应了一声,随之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假装病去医院?我家里有私人医生,我对医院有些抵触。”

  在老头子在医院去世后,那种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地方,就成了郑慧灵的阴影。

  家里有私人医生,已经很少会去医院那种地方。

  哩儿抿了抿唇,把二炎的话转达过来:“因为医院比较容易保护你,在你家里会有些不方便。”

  那晚自己也问过炎司御同样的问题,为什么非要去医院?

  当时炎老二给她的回答就是这个,不会再让郑慧灵步入于丛林的后路。

  …

  一个小时的‘谈心’时间。

  在和老太太交代完,郑慧灵在贴身保姆的搀扶下,和哩儿回到客厅。

  一回客厅,哩姑娘愣住了,眉越皱越深。

  喵了个咪的!姑娘不过离开一会儿,为什么于雅已经坐到了炎老二对面的沙发!

  距离不很近但比刚才近了,虽然没啥接触吧,但于雅在巴拉巴拉一口一个御哥,炎老二还微笑回应。

  ……好一个半正事,狗男人你会老情人儿来了吧。

  真不是哩姑娘小气吧啦,主要二炎除了对家里人和一些长辈,平时对谁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今天怎么就突然反常了…

  哩子瞬间觉得自己头顶绿油油的。

  https://www.23xsw.cc/book/63/63580/280059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