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十六章再遇

第十六章再遇

        宁墨因昨夜和外祖父多下了几盘棋睡的晚,直到巳时才悠悠转醒。

        如果没记错,自己那位“好祖父”应该是三日后回来,为此,上一世婉夫人特意吩咐下人把国公府重新整理一番,又让厨房做些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而后…想着眼神一冷,看来把剩下的事情再妥善安排下,该回去了。

        内室的门帘微微晃动了下,露出夏霜的小脑袋,瞧见床上的宁墨道“小姐,你醒了,现在起来吗?”

        “嗯,你去给我拿两件男式锦袍,然后让秋蓉,冬瑶过来见我”

        “是”夏霜虽深觉她家小姐自一病醒来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是倒不觉得这样不好。

        小姐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自己要努力更出色,好为小姐分忧。

        暗暗下定决心,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看着小丫头神情的变幻,知她心中所想,宁墨倒未说什么,局势不明,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即使没有幕后的神秘王爷,单单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宁国公便不可小觑,照目前的实力,自己与他们对上,根本是以卵击石。

        唯一依仗的只有比他们多活那一世,自己不能赌,更赌不起。

        秋蓉和冬瑶今日穿了同一淡蓝色丫头服饰,毕恭毕敬地道“奴婢见过小姐”

        此时的宁墨,早已梳洗好,依旧是一身白色锦袍,乌黑茂密的头发用布条简单的捆绑。

        纤细白嫩的手拿起桌上的筷子把一个虾饺缓缓放入口中,正当对面的两人站立不安时,这才不急不慢地道“规矩我想你们都懂,只是倒不必默守陈规,仅有一点,在我这里,最容不得自作主张,胆大妄为,背主之人,如若不信,尽可一试”

        稀松平常的语调,可却让两人不自觉的颤栗。忙异口同声地道“小姐放心”

        “嗯,你们可会识字,愿不愿意多学些新的东西,比如医术?”

        两人闻言,左侧的秋蓉明显一喜,一双干净的眼神闪闪发光急急点头道“奴婢愿意”

        反观右侧的冬瑶眉头呈川字,纠结苦恼地道“奴婢倒会识字,只是字一多的就头晕犯困,不如让奴婢出去和谁打一架来的痛快”

        瞧着她生动的表情,纯真的模样倒让一旁的宁墨笑了起来。

        “既如此,今日你就和夏霜留在府中,日后如有同人打架的事,我会优先选择你的”

        冬瑶这才反应过来,颇有些羞涩地嘿嘿一乐。

        “秋蓉,你把衣服换下,和我出去一趟”

        “是”

        低矮的东西厢,破旧的四面厅坐落于正门处几步之遥。

        走进一名手提瓷器茶壶的年轻男子,约莫二十岁左右,眉目分明,面容清瘦,原本蓝色的粗布衫竟有些发白。

        对面椅子上的君煦,上好的丝质月色锦袍,五官完美的像是造物者的精心之作,浑身的气度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未曾消减。

        “恩公,敝舍简陋,一点茶水,还望笑纳”

        “不必忙活,这是你弟弟这一疗程要吃的药”如玉修长的手自怀中掏出一精美小巧的瓷瓶

        男子小心翼翼的接过道“多谢恩公,舍弟自娘胎便落下这毛病,之前还能用最好的药材滋养,但现…倘若没有恩公,后果不堪设想。”

        “小事,下个疗程的药到时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虽无法根除,但保性命无碍”

        “恩公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不知还有其他事情要同在下讲吗?”

        “眼看秋闱将至,你已闲适的够久了,是该出师了”

        男子听闻面露难色,刚要说话。

        只见君煦向他示意道“有人敲门,去看看”语毕,闪身不见

        门外的秋蓉跟着宁墨一路来至此处,心下讶异,面上未显。

        吱呀一声,男子看着陌生的两人奇怪地道“请问找谁?”

        “在下找杨瑾瑜”

        “这里并未有你说的这个人,你找错了”声音寡淡

        “哦?是吗,那杨瑾泽呢,兄台是让本公子在这里说吗?”

        男子脸色一变,道“进来”

        刚入客厅宁墨便听他质问道“你到底是谁,所为何来”

        淡淡的笑了笑道“杨家瑾瑜天资聪颖,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

        “原本商贾之家,腰缠万贯。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好久不长,母亲高氏因生其弟难产血崩致死,祸不单行,其弟瑾泽生来患喘鸣之症,需以珍贵药材将养,方可暂时稳住。”

        “可自其父娶继妻后,后母刻薄刁钻,以家中无银给其弟看病为由,故趁他去书院读书之际,将其弟扔入后山池塘,幸得路过的好心人相救,才勉强保下一命。”

        “之后与其继母大吵一架,杨父喜新妻,雷霆大怒,将其兄弟二人赶出家门”

        “至此后,世上再无读书人杨瑾瑜,只有一心照料其弟靠打杂为生的高仇”

        男子听着眼前的少年徐徐道出并无二致的真相,双手握拳,身体紧绷,咬牙切齿地道“所以,公子是特意看高某笑话的,何德何能劳公子费心调查至此?”

        “高兄误会了,本公子机缘巧合听闻此事,满腔义愤,同时为高兄的才华惋惜,此次前来是想问一句,高兄可愿再拾诗书”

        “你既已知高某现今只是一个打杂的,食不饱腹,又何须提起其他不相干的事”

        “如果我说,能助你一臂之力呢,钱财无需担忧,只需你好好备考今年的秋闱”

        “公子说笑了,高某早已不是单纯的无知小儿,直说你的目的吧”

        “目的?也罢,本公子只需他日高兄金榜题名,加官晋爵时适当的帮在下一个小忙”

        “只是这样?你如何能知我一定高中?”

        “本公子信你,就算你不为保国安民,权当为自己和令弟所遭受的一切也当尽力一博,难道你这一生要眼睁睁看着仇人享受原本属于你们的一切吗?”

        “至于令弟的身体,你放心,我会安排回春堂的人专门照料他。”

        此时的男子不可谓不震惊,长久以来,每每愧疚因自己去书院,才导致歹毒之人能有机会害弟弟身遭此劫,故此后再不愿离开分毫,可这仇不能不报。

        这少年瞧着才十四五岁,竟能知自己心中的顾虑,又能想如此周到。

        宁墨看着他眼神明显松动继续道“姑且不急,你好好考虑一下。对了,本公子手里还有个入国子监考试的名额,如果你决定好了,可以一试。两天之后未时,意来祥见!”

        “好,成与不成,高某定会给公子答复”

        送走宁墨,回来时君煦已在屋内,背手而立

        “恩公,你都听到了?”

        勾起朱唇皓齿玩味地道“嗯,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这倒有点意思!”

        “你不防答应他,原本我来也是想你参加今年的秋闱,与其碌碌无为,不如放手博个远大前程,瑾泽已渐渐长大,有些事情虽好意,但过犹不及!”

        闻言,高仇脸上露出一抹深思

        上一世自己虽不理世事,但因喜好诗书,对有才之人平白多了些关注,这高仇是其中之一,他的事情是夺得榜眼后被人熟知的。犹记得,他那亲父和继母最后的下场皆被关入监牢,没几日便病逝了,要说这里面没有高仇的手笔,宁墨是不信的。

        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同意的。

        回春堂坐落在都城最繁华的永安街,赵老名为赵德远原本只是一个药铺打杂,店中的掌事见他认真好学,稳重细心,更难的有颗仁善之心,便把自己一身医术倾囊相授,又把唯一的女儿下嫁于他。

        当年,回春堂被小人构陷,所定药材系数尽毁,祖母无意间得知便帮了一把,这才有了之后多年的情分,祖母去世后连带赵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把回春堂的交给了现在的赵叔。

        上次从赵叔的反应看,肯定是事情的知情者,既然他不愿把赵老的行踪主动相告,那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了。

        “等下我带你去赵叔那里,你且安心留在那里一段时日,一来要好好学习医术,二来需你帮我看他有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尤其是见过那些人,去过什么地方,且不要让人发现,你可明白?”

        秋蓉一怔道“奴婢明白”

        “嗯,这里有一千两,你先拿着,出门在外,少不了打点一二,也莫要委屈自己”

        “是”如果说之前对宁墨是拘谨恭敬,直到此时秋蓉对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主子更多的是心悦诚服。

        ------题外话------

        两更合一更,抱拳抱拳

        墨姑娘:怎么哪里都有你,烦人

        君煦:我…。问某安

        某安:傻,没你,怎么追妻

        有看文的小可爱吗?欢迎收藏收藏加评论评论,你们的支持是我努力的动力。再次抱拳

  (https://www.23xsw.cc/book/63/63739/2516982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