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任由身体慢慢的滑落,高月兰瘫坐在地上任由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滑落,心真的好痛,好痛!痛到快要不能呼吸了,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在乎自己的感受呢?

  高月兰苦涩的一笑,或许就像凌近南说的那样,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局吗?怪得了谁!

  凌近南挂断电话之后也感到一阵的疲倦,如果当初他知道夏小薇会是一个这样的女人说什么他都不会去招惹的。不过夏小薇好像还真就不是自己招惹的,而是被人传闲话然后就很自然的走到一起了。

  当初的自己如果拒绝的话该有多好啊!凌近南烦躁的伸手扒了扒自己的头发,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如果。

  凌近南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华然同样的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他那几个叔叔恐怕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焦躁的心情了吧?华然用右手摩挲着左手上的一个汉白玉扳指。

  这是自己来中国之前爷爷亲手交给自己的,这是华家当家人的信物,也是华然经历了那么长时间岁月洗礼的见证。

  李叔站在华然身后不敢打扰,他知道华然肯定是会报仇的。

  姜雨凌在华然昏迷不醒的时候曾经来看过他,但是自从华然醒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过,她想要弥补她曾经犯下的过错,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这么排斥自己。

  姜雨凌的情绪低落,看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心里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华然能够原谅她,接受她。

  “妈,你最近是怎么了?"

  姜雨凌回过头就看到自己的小儿子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看着小儿子想到大儿子,姜雨凌心里更加难过了几分,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妈最近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过几天就好了!"

  “那要去看医生啊!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要不要我陪您一块儿去?"

  姜雨凌一笑,“不用了,都说了是老毛病,过一阵子就好了。"

  姜雨凌伸手摸了摸小儿子的头顶,怎么看怎么喜欢。

  “小语啊!"

  姜雨凌口中的小语就是孟语,孟语虽然是出身富豪但是对于姜雨凌却是比一般的儿子对妈妈还要好,这也给了姜雨凌内心深处一点点儿的安慰。

  “嗯?"

  姜雨凌摇头失笑道:“也没什么,妈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呵呵!"

  孟语一笑道:“我的老妈,您整天都听到我的声音还没听够啊?我自己都嫌我自己烦了!"

  “傻孩子,我是你妈,就算整天听你唠叨也是幸福的,哪能会嫌你烦呢?"

  姜雨凌看着孟语想到华然心里一阵的难过,也许这辈子自己都没可能得到华然的原谅了,华然和孟语在长相上还是有几分相似的,只是华然身上阴郁的气息太过于明显了一些,而孟语就像是生活在阳光之下的花朵一样,两个人气质完全不一样,不过孟语更像他的妈妈姜雨凌一些。

  孟语一直都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存在,而且这个哥哥远在美国,只是不知道他是谁。

  不管是谁他都不喜欢,如果哥哥回来了那他怎么办?妈妈就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妈妈了,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姜雨凌并不知道孟语的想法,甚至还曾经幻想着兄弟两个能够和平共处。

  “妈,我听说你最近总是去见一个人,是谁啊?"

  孟语的一句话让原本有些有神的姜雨凌回了神,“啊?哦!是一个客户,对公司挺重要的。"

  “那不如我帮您吧!"

  姜雨凌笑着摇了摇头,“你能做什么?不给我添乱就好了!"

  孟语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恼火,语气也有些冲,“妈!你怎么就是看不上我呢?是不是在你的心里就只有我那个远在美国的大哥,无论我多么的努力我永远都比不过他?"

  姜雨凌看着情绪激动的孟语愣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儿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语,你为什么样这么想?妈妈从来都没有把你和你大哥做过比较,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你比不上你大哥啊!"

  孟语呵呵一笑道:“没有吗?自从我知道我还有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大哥之后我就一直都很努力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可是我知道我永远都比不过那个不在你身边的大哥!"

  “啪~!"

  姜雨凌气得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扬手给了孟语一个响亮的耳光,她没有想到在孟语的心里居然是这么想的。

  孟语被打的头偏了偏,伸手摸了摸被打的左脸孟语感到一阵的委屈,眼里闪烁着泪光看了姜雨凌一眼转身离开了。

  姜雨凌伸出手想要拦住孟语可是孟语走得太快了,姜雨凌的手伸到半空又垂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都是她当年犯下的过错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孟语跑出去之后心里极度的不甘,凭什么!凭什么那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大哥在妈妈的心里占有那么重要的地位,那自己又算什么呢?

  姜雨凌原本以为孟语只不过是耍小孩子脾气,毕竟他才刚刚成年,有点儿小脾气也在所难免,可是一整个下午她都没有找到孟语。

  气得把手机摔在办公桌上,这个孟语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他们母子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这还是第一次。

  晚上姜雨凌回到家本以为能看到孟语,可是客厅里坐着的只有孟嘉禾。

  “嘉禾,小语呢?"

  孟嘉禾正在用电脑整理数据,听到姜雨凌的声音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口道:“你找他干什么?我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他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姜雨凌这下有点儿慌神儿了,怎么会这样?按理说孟语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孟嘉禾看姜雨凌神色有些不太对劲不由得问道:“雨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姜雨凌脸色有些不太好,有些后悔道:“我今天冲小语发脾气了,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以为他回家了,没想到他到现在都没回来!你说他能去哪儿呢?"

  姜雨凌说到最后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哭腔,她真的很担心孟语会出什么意外。

  孟嘉禾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分析道:“雨凌,你先不要着急,这个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就这样,都被我们给宠坏了,不用理他,过几天他就自己回来了!"

  孟嘉禾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还以为他们之间只是为了一点儿小事儿吵了起来,可是姜雨凌是知道的,这次孟语是真的伤心了,就算再过就好他也不会回来的。

  姜雨凌一扶自己的额头疲惫道:“嘉禾,事情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的,小语他……"

  姜雨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这些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和孟家的人说过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虽然大家都知道姜雨凌有一个孩子但是谁都不知道是谁。

  姜雨凌为了在相处的过程当中免得尴尬也就从来没有主动的提起过。

  孟嘉禾紧锁眉头着急道:“雨凌,你先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雨凌突然哭了出来,哽咽道:“都是我的错,小语一直都觉得在我心里很在乎的是我另外一个孩子,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活得那么累!这些年来我是不是真的太过于疏忽他的感受了呢?"

  姜雨凌现在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一样,急需抓住点儿什么来让自己安心,姜雨凌说完之后就孟嘉禾陷入了沉默。

  这也就不难理解了,在自己娶姜雨凌的时候她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她有一个孩子的事情孟嘉禾是知道的,只是自己并不在乎这些,他爱的是姜雨凌这个人,所以他愿意接受她的一切,甚至就连那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如果可以他也愿意接受。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泼都会像他一样想,比如孟语,当年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的时候就曾经大闹了一场,孟嘉禾因为这件事情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孟语。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再也不会提起来了,他以为等孟语长大一些就能够理解他们大人之间的d恩怨了,没想到时至今日孟语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孟嘉禾叹了口气道:“雨凌,你也不要想太多,小语的脾气秉性你还不了解嘛!除非是他自己想通了不然他是不会回来的,放心吧!他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能够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过几天他自己就回来了,我现在就先出去找找看好不好?"

  姜雨凌点了点头,孟嘉禾关掉了电脑穿上大衣就出了门,姜雨凌瘫坐在沙发上任由泪水冲刷着自己的脸颊。

  她就是太过于贪心了才会得到这样的下场,孟嘉禾开车出了门,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拿出手机给孟语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的另一头就被接通了,孟嘉禾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孟语就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了呢!

  “小语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怎么还不回家啊?"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数秒才传来孟语沙哑的声音,“爸,我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家了,不过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您不用担心,我现在心很乱需要好好的静一静,等我想通了自然就会回去了!爸,我累了,先挂了,你告诉妈不用担心我,就这样吧!我先挂了!"

  孟嘉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电话的另一头一阵的忙音响了起来,长叹了一声,孟语这个孩子还是更像他的妈妈一些。

  华然躺在床上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突然想到高月兰这个女人心里不禁一阵的懊恼,怪不得凌近南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自己原本是想要帮凌近南解决这个麻烦的,没想到麻烦没解决了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想到这里华然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不过高月兰这个女人也的确够可悲的,就算她真的达成了目的又能怎么样呢?凌近南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存在,人家心里永远都有一个叫做赵心雅的女人。

  想到赵心雅华然突然坐了起来,赵心雅的照片他是见过一面的,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就好像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一样。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自己真的见过她那自己一定会有印象的,可是那若有似无的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华然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是我!华然,帮我查一个人!一个女人,

  赵心雅!"

  挂断电话之后华然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闷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突然华然听到一阵的敲门声,扭过头就看到李叔站在门口,华然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李叔,进来吧!"

  李叔走了进去眉头一皱道:“少爷,医生不是说了嘛让你好好休息,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啊?"

  李叔是真的担心华然的身体会吃不消,自从出了事以来华然从来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导致伤口不止一次的感染发炎,要不是吴御医术好华然现在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还能说话。

  华然听着李叔的唠叨感到一阵的头疼,这个李叔哪儿都好唯独就是爱唠叨,这让华然很是头痛。

  “好了,李叔,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用大惊小怪的,过一段时间我就能完全康复了!"

  李叔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华然这个人哪都好就是脾气太过于倔强,一旦决定好了的事情就绝不会回头,李叔长叹一声一脸严肃道:“少爷,希望你能好好的珍惜你的身体,你别忘了你现在肩负的使命,如果你倒下了老爷子那边怎么办?"

  

  (https://www.23xsw.cc/book/63/63873/280094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