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谈情说案:娇妻不好宠 > 171 蛋糕

171 蛋糕

  陆江看着秦淮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拐角处,又变回了那个风流雅致的影帝先生。

  简素笨拙地用着刀叉切割自己盘子里的小羊排,甚至一度升起了想要放弃这种繁琐的用餐工具,去找侍者要一双筷子。

  可她是在和陆男神同桌吃饭哎!

  就算她知道陆男神目的不纯,可男神总是男神,他总是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能让简素莫名地沦陷在他构筑成的温柔乡里。

  想到这儿,简素双颊上泛起了红晕。切割小羊排的动作越发的僵硬,只觉得无论怎么使力都不能将羊肉切割下来。

  只听见“啪”地一声脆响,陆江打了个响指招来守在外面的侍者。

  “不好意思,请给我们一双筷子。”

  简素的动作一滞,脸刷的一下变得更红了。

  这名侍者的道行显然还不够深,他无措地眨了眨眼,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放在身前。

  “您是说,要一双筷子?”

  “是的。”陆江头也不抬地切着自己盘子里的小羊排,确定将每一寸的肉都从骨头上剔下来后,再一次交换了自己和简素的盘子。

  侍者虽然入职不久,不过严苛的入职培训使他没有愣在原地太久,连忙退出了隔间去找自己的师傅求助。

  过了不一会儿,一名年纪稍大的侍者缓步走进,他的手上还有一双没有开封的白瓷筷子。

  陆江抬眸看了一下那双精致的筷子,挥了挥手。

  侍者微微颔首,恭敬地走到简素的身边,将那双筷子往前递了递。

  被和自己父母差不多年纪的张着服侍用餐,简素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她连忙站了起来,将那双筷子接到手里。

  年长的侍者完成了任务,转身而出。

  简素只觉得自己手上的筷子像是烧火棍一样烫手。

  他们在一家会员制俱乐部吃西餐,但是男神却为她要了一双筷子。

  这种霸道总裁小白言的情节竟然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简素眨眨眼,将眼神落到了那双精致的白瓷筷子上。

  她还从没没有见过瓷筷子呢!

  “还愣着干嘛,不坐下吃饭?”

  陆江好笑的看着她呆萌的小模样,友善地提醒简素赶紧坐好。

  简素这才像是突然活过来似的,坐回到椅子上。

  她拆开筷子上面的包装,双手握上,感觉自己像是又活过来了一样

  “这种高档俱乐部是不会死很少有我这样的客人。”简素香喷喷地啃着鸡腿,满嘴的油花,“你看这筷子还没拆包装呢,不会是他们现出去买的吧。”

  陆江看着她,将剥好的龙虾肉放进简素的盘子里,“这双筷子是他们这里定制的,你仔细看看,筷身上还有沙赫斯的英文全拼。这里再高档,也不是每个会员都用的惯刀叉。”

  “定制的?定制白瓷的筷子?”简素的惊讶随着她瞪大的双眼一并表露了出来,她四下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小声嘀咕道,“以往筠妞儿带我吃的高档参观也没见得这么讲究。”

  陆江剥着龙虾,眼神微闪,“你指的是秦夫人?你们以前经常一起吃饭?”

  简素忙着吃肉,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听说她还是海市速运董事长的独女,那样的富二代吃饭肯定很讲究吧。”

  “筠妞儿这人可不讲究。”简素将自己嘴里的食物全都咽进了肚子里,摆了摆自己沾满了油渍的双手,“高档餐厅去得,路边摊大排档也吃得。她和你们这些矜贵人可不一样。”

  简素的嫌弃来的突然,陆江一口龙虾肉卡在嗓子边,只觉得要咽不下去。

  他轻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也不是不能吃路边摊啊。”陆江颇为玩味地看着简素,“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去吃路边摊。”他指了指自己盘子里还剩下半只的龙虾,“下次我们去吃它的缩小版怎么样?”

  简素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滞,她指了指陆江的脸,“你确定?”

  “戴上口罩墨镜,谁认识我是谁啊?”

  简素白了他一眼,“大晚上带墨镜更招眼好吧。再有,就算别人当你是个瞎子不去看你,你戴上口罩还怎么吃东西?”

  陆江继续和自己盘子里的半只龙虾作斗争,将从虾螯里剥出来的虾肉送进嘴巴里,“怎么吃饭就不用你管了。所以怎么样,改天小龙虾约一波?”

  看着陆江这副讨打的神情,简素眉毛一挑,“成交,我知道一家麻小特别好吃的店,下次我带你去。”

  “听你这话,像是老顾客了?”

  “那当然!”简素拍着胸脯,“上大学的时候,我和筠妞儿总趁着晚上翻墙出来吃她家的小龙虾。”说着,她皱了皱眉,“不过自打筠妞儿从上京回来,我俩再也没去过那家店。所以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还在那儿。”

  简素的神情有些失落,不过她很快就打起了精神,“虽然我俩没再去吃小龙虾,别的东西倒也没少吃。”

  “再也没去吃过?”

  简素耸了耸肩,“是啊,再也没去过。大概是上京和海市的口味不同,她不爱吃小龙虾了呗。”

  陆江的眼中划过一道暗芒,若有所思地开口,“上京和海市……确实差别很大。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她就是在上京读了四年的研,口味就这么变了。”

  “不只四年。筠妞儿还留下上京工作了好几年呢。也不知道她那时候是怎么了,连个电话都不打回来,整个和我们这些老同学断了联系。”简素撇了撇嘴,突然低了声音,悄咪咪地说到,“听说他们班同学都以为她殉职了,连追悼会的场地都联系好了。结果这丫头又背着行李回了海市。还直接空降了淮河警局刑警队的副队长。”

  陆江噗嗤一笑,神色中充满了不可置信,“追悼会,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连请帖都收着了。”简素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眯眯地继续和陆江分享道,“听说原来教过顾筠的一个老教授,一听顾筠殉职的消息,当即悲恸地晕在了课堂上。在医院晕了两天,才刚一醒就看着筠妞儿一脸关切地坐在他的床边,以为见了鬼,直接又给吓晕了过去!”

  陆江瞪大了眼睛,他略微拔高了一个声调,“真的假的?你可别诓我。”

  简素倒吸了口气,一脸嫌弃地看着陆江,“我诓你干嘛!这事儿警局里可有不少人知道。”

  “这教授可真惨。”陆江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不过那些个同学也有意思。没边儿的事儿竟然也能以讹传讹,闹出这么大的笑话。”

  陆江话音才落,侍者有推着餐车,将两人桌面上的盘子收拾了下去,将甜点传了上来。

  陆江的是芒果糖霜慕斯,底层拌了黄油的和情饼干被压的严严实实,黄白相间的慕斯层中间还夹着一块儿带有芒果果肉的水晶果冻,晶莹剔透,精致诱人。

  简素的则是一块巧克力欧培拉,三层浸过咖啡糖浆的杏仁海绵蛋糕、两层咖啡奶油馅和一层巧克力奶油馅,表面上淋着光可鉴人的镜面巧克力酱,层层堆叠,香气馥郁。

  简素喉间微微移一动,迫不及待的拿起小叉子切了一块儿下来。

  咖啡的味道十分浓郁,可却又不会盖住巧克力的甜味,巧克力甜度适中,同样不会抢过咖啡的芳香。美味浓郁,入口即化。

  “这个真好吃!”简素又切下一大块送进嘴里。

  秦淮的眼中闪过得意,“这是他们家最拿手的甜点,怎么样,有没有吃出‘歌剧院’的味道?”

  简素连忙点头,这么好吃的小甜点,别说是让她吃出歌剧院的味道,就算吃出人民大会堂的味道她也会应和啊!

  只看着简素这幅贪吃的样子,陆江就知道这丫头根本就没听清他说话。

  他招来侍者,让他帮忙打包一块儿蛋糕。

  侍者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了。

  他们这家俱乐部的会员大多是商政界的顶尖人士,每年都入会名额都是固定的,虽然不知道陆江是怎么拿到会员名额,但既然会员名单上有他,还是多年老会员,他的一切要求都理应被满足。

  但是打包蛋糕……

  侍者不由得将视线移到正一心一意吃着蛋糕的简素身上,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侍者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简素的容貌,便骤然感觉到一股冷芒向他袭来。

  他赶紧低下头,小声嗫嚅,“陆先生……您知道……”

  陆江同样拿起叉子,切下一块慕斯,“我知道和打包蛋糕有什么冲突吗?”

  他的声音并不重,也没有任何责怪的语气。可偏偏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却叫侍者险些软了腿。

  “陆,陆先生。我们真的有规定……”

  陆江放下叉子,金属制成的蛋糕叉磕在盛着蛋糕的白瓷盘上,响声清脆悦耳。

  简素被这声音一惊,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了看陆江,又瞅了瞅侍者,颤颤地放下了蛋糕叉。

  虽然小蛋糕很好吃,但是看侍者的反应就知道,他们家大概是不提供打包服务的。

  “不用打包。这么晚了,我还得减肥呢。”她赶紧出言打圆场,一边给侍者使着眼色让他赶紧出去。

  侍者稍稍鞠了一躬,梗着脖子退了出去。

  陆江看着侍者出去的背影,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了下来。

  他当然知道这家店是不提供外带服务的。可看着简素那样享受地吃着蛋糕的样子,他就下意识地想要让人去给她打包一块……不,一整个蛋糕,让她带回家去吃。

  他这是怎么了?

  看着陆江越发难看的脸色,简素神情瑟瑟地看着眼前的巧克力镜面。

  镜面反射这灯光,在蛋糕上聚成一个小小亮亮的光晕,十分的诱人。

  她咽了口口水,好想吃啊!

  陆江闭了闭眼睛,脸色渐渐缓了下来。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简素,见后者依旧盯着那块欧培拉冷不丁地开口道:“你喜欢吃咱们就再叫一块儿。不给咱们外带,咱们就吃够了再走。”

  “我不爱吃巧克力的!”简素说的大义凛然,可眼神却还是忍不住的飘向剩下一半的巧克力上。

  她动作迅速地拿起叉子,猛一下扎进蛋糕里,将剩下都小半个全都送进口中。

  一张小嘴被她填地满满当当,还有棕黑色的巧克力奶油堆在她的嘴角,像是长了小胡子一样。

  她抓起包包地肩带,口齿不清地宣告道:“我最不喜欢吃巧克力了!我们快走吧!快走吧!”

  再不走她就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逐渐膨胀的欲望了啊!

  陆江觉得好玩又好笑。

  他同样站起身,随手拿起自己的餐巾,伸向简素的嘴角。

  “小馋猫,你喜欢我们就经常来吃。”

  他温柔仔细地讲残留在在简素就叫的污渍擦的干净。两人的离得很近,简素甚至能感觉到影帝的呼出的暖气打在她的鼻翼。

  她的脸红的像是一只煮熟的虾子——还是小龙虾——她赶紧推开陆江,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一边扯过自己用过地餐巾,胡乱地在嘴上蹭了蹭。

  “擦干净了,我们走吧。”

  她把餐巾甩回到桌面上,快不走出了小隔间。

  在即将走出俱乐部的大门的时候,一名年长的侍者手里拿着一个蛋糕盒,身后还跟着刚刚那名年轻的侍者。年轻的侍者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流过眼泪。

  “陆先生,”年长的侍者态度恭敬,“十分抱歉,是我们没有做好岗前培训,使得您和简小姐没有用到满意的一餐。”他将那个蛋糕盒递了过来,“希望您和简小姐可以接受我们的歉意。”

  陆江双手环胸,让了一步。将决定权交到了简素的手上。

  简素懵逼地看着眼前六十度鞠躬的老者,心里发慌。她赶紧上去,试图将老者扶起来。可谁承想老者虽然青春不在,可力气却很大。

  见扶不起人,简素干脆也松了手。她看了一眼陆江,后者还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简素深呼出一口气,对老者说到:“您的歉意我们接受了。但是事情的问题确实也是出在我们身上,所以外带的蛋糕,我们不能接受。”

  老者渐渐直起腰,面带不解地看着她。

  “如果您是担心费用问题,请您放心,这一整块蛋糕都是我们赠送给您的。”

  说着,他再一次弯下了腰。

  简素的内心恨不得骂娘,她恶狠狠地瞪了一边高高挂起地陆江。

  还不是这个死男人,要不是他一开始为难人家服务生,非要打包那什么蛋糕,哪里会搞出这么一场闹剧!

  她叹了口气,将那一个蛋糕盒子接了过来。

  “先生,蛋糕我收下了。您可以站起来了吧。”

  老者又说了声谢,才直起了身。

  可他没想到的是,简素竟然在他的眼前将这块蛋糕送回给了自己身后的年轻人。

  蛋糕被简素塞进年轻侍者地手里,她的嘴角含着微笑,“我们的要求一定令你十分为难,这块蛋糕我就借花献佛,转赠给你。

  年轻的侍者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的手被简素强行放在蛋糕的拎手上,无措地看着老者。

  老者只是愣了一瞬。脸上紧接着绽出笑容。

  他向年轻人点了点头。

  年轻人的手紧紧地攥着蛋糕,觉得心里暖乎乎的,不住地呢喃着“谢谢”两个字。

  虽然这是一个高档的俱乐部。可客人的地位摆在那里,大多数的人充其量也只会当他是个摆设,就算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他们都责怪对象也只会是他们。

  而简素是第一个向他道歉的人。

  简素摆了摆手,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可只有老天爷和她自己知道

  ——呜呜呜,好吃的蛋糕,我的心好痛。

  

  https://www.23xsw.cc/book/67/67059/280037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