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灵寄囚羽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神胎纪·再起风云(中)

第二百八十七章 神胎纪·再起风云(中)

“女儿对我不孝,手下对我不忠,长官对我不仁,侄子对我不义。我这么伟大的科学家,居然会落到这种地步,众叛亲离!我一心为国,用尽毕生所学,研究出了灵魂,我解开了生命之谜,这是人类历史上多么大的进步!而你们这群愚昧的人都做了些什么?愚昧无知!整天只适合待在办公室里,像白痴一样”

        国家秘密监狱里,张友明对着李成和寇虎破口大骂,“李成,寇虎,昔日,我对你们不薄,今天,你们怎么能把我关押在这里?忘恩负义,还不赶快把我放出去?你们这两根墙头草,难道忘了我才是你们的老大吗?听到没有?李成,寇虎,赶快放了我……”

        “看来我们还得把他的嘴给堵上。”李成说着又把他的嘴给堵上了。李成说:“以前你对我们再怎么好,但是我们是属于国家的,并不属于你,我们为国家为人民服务,而不像你一样,打着为国家服务的名号,胸怀利器,涂炭生灵。”

        寇虎说:“我们也救不了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报应。其实,你做的所有事,左大人早已经查出来。四年以前,你本来就应该被处死,还好有左大人,你才免受杀身之祸,只是受些牢狱之苦。”

        李成不高兴的说:“寇虎兄弟,别和他心怀仁慈,别和他废话。你忘记他怎么对待其他特工了吗?”李成说,“那个地下实验室里除了普通人的尸体,还有一些消失的国家特工!若不是因为我们是他依赖的保镖,恐怕我们早就已经被他杀了!”

        寇虎:“是啊!那些兄弟,我们以为是外出执行任务死了,没想到都死在了他的手里!实在痛惜!”

        李成说:“兄弟,别伤心!不久他就会像李为民一样被国家处决,逝者安息,天下太平,到时候看他怎样蹦跶。寇虎兄弟,你在这儿看着他,我去撒个尿就回来。”

        李成走后,张友明更加的不安分起来,不停地蹭监狱的铁栏,想把口里的抹布蹭掉。寇虎看不惯,快步走上去就给他一拳,“你要是再乱来,我非把你打残了!”

        张友明倒在地上,嘴里的抹布已经被一拳打了出来。这一拳很重,她的脸被打得变了形,连牙齿也被打掉了不知多少颗,一嘴鲜血合着牙齿吐到地上,像猪血混着沙子一样。张友明不顾疼痛,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难道又疯了不成?装疯卖傻不管用的,你最好别想着从这儿逃出去,否则我非打的你满地找牙!”

        “哈哈哈,寇虎,你好威风!六年前,若不是我把你带出来,你以为你有今天吗?你还真是健忘,是谁帮你安置母亲,是谁让你出国深造,是谁把你训练成第一打手?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子虎落平阳,倒是被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狗崽子给欺负了!”

        寇虎听他这般说,手里的拳头顿时松懈下来。昔日,他家比较穷,张友明帮助了他许多,他的母亲生病,是他给了他一大笔巨额的金钱治病,治好了又特假让他回去照顾老人,他让他出国留学,找最好的教练,进行最魔鬼的训练,直到成为最厉害的保镖,枪支弹药,短刀长剑,无一不精。表面说是保镖,其实暗地里把张友明都当做了父亲,或者恩师之类的尊敬着。

        张友明看他动心,继续乘势追击,“你不念旧情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动手打我。没有我,你还不知道在哪里,你个兔崽子,真的不知好歹,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敢打老子,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寇虎低下头无力的说:“你犯的是死罪,谁都救不了你。想到那些被你实验的特工兄弟,我就来气,你最好不要再说,否则我真的会打死你。你以前是很好,可是后来你也变了,变得我们都不认识了”

        张友明罪恶的笑了笑,“我从来没有拿自己的他们做实验,那绝对是有人诬陷我的!你知道我是主攻研究各种绝症的,什么运动神经元症,艾滋病,白血病,类风湿……当看到那些患者在我面前死去,我是多么的难受,你知道吗?我本来就是研究这些绝症患者的,他们患了绝症,和死人有什么区别,难道还不允许我研究吗?实验室堆满了尸体又如何,他们本来也活不长,为什么不能为人类医学做贡献?即便活着的那几分钟不行,难道死了也不行吗?而且,他们也没有白死,我不是成功了吗?”

        “闭嘴,你再怎么狡辩,也逃不开你所犯的罪行,不管你认不认罪,这次你都是在劫难逃了,你还是乖乖接受命运吧!”

        “哎,罢了,既然谁都要我死,我也就认了。社会对我误解颇深,我是逃不了了。但是,死有什么可怕的,无数人在我面前死去,习惯了,我从来不畏惧死亡。寇虎,我对你不薄,如果,你还记得我的恩情……”

        “放你出去是不可能的,孰轻孰重我若是不懂,那就对不起你供我留学所学到的国家大义!你死了这条心吧!”

        张友明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继续说:“我双手已经废了,无法动弹,你放不放我已经无所谓,反正我也逃不远。我已经三年没有看见你了,我只希望好好看看你,我没有儿子,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和李成都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老了,或许是做了一些错事,但是现在,临死之前,还让自己的孩子恨上自己,我是有多么的可恶。我不要求你们的原谅,我只想看看你们,我就心安了,我就满足了。”

        “老师。”寇虎喊了出来,他毕竟是性情中人,听张友明谈了这么多掏心的话,又有忏悔之意,心里面不甚难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让我好好看看你吧,孩子。”

        寇虎流下了一滴眼泪,对他满怀感激,“对不起,老师,刚才弄疼你了,但是你真的不应该做那些事情。”寇虎走过去蹲下,问候起了张友明,“我不能放了你,对不起……”

        张友明表现得像个慈祥的老者,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部都是为后辈考虑一般。

        然而没有谁知道,张友明通过那双不同平凡的铁瞳血睛,已经渐渐催眠了寇虎,控制了寇虎的心智。

        张友明得意的说:“我连火焰杯都能控制,还控制不了你吗?”

        监狱里,貌似张友明说什么,寇虎就做什么。张友明说:“乖孩子,我的怀里有一根黑色银针。来,把黑色的插入我的鬼门,鬼门就在头上,距离耳根一寸,对,在往右一点点,对,对,对!就在这个位置。”

        “啊!”银针插入。张友明大叫一声,顿时像厉鬼附身一样,整个人变了气质,他的双手恢复了灵活,整个身体都透着一层诡异的气息。紧接着,他马上从怀里又掏出一只红色的柱体东西,插入自己的心脏,顿时,他的身体便咯吱咯吱变化起来,不停地膨胀,衣服不停地被撑破。

        “寇虎,你干什么?”李成从外面回来,看到一只巨无霸的四臂大猩猩,马上掏出了手枪,不停攻击,攻击的同时,不停地呼喊寇虎,希望唤醒寇虎,“寇虎,赶快回来!别再那儿傻蹲着,寇虎”

        寇虎没有反应,李成想要去拉寇虎。

        那大猩猩马上扳开了铁栏,没有铁框的眼睛像个鸡蛋一般突兀出来,一片黑一片红,眼瞳一动不动,清晰可见其机械构造,凶煞恐怖。他嘴里的牙齿参差不齐,被打得东一颗西一颗,鲜血还在流出,像一个茹毛饮血的杀人魔鬼。

        那大猩猩把李成从地上提了起来,头和身体一拧一扯,活生生的就把寇虎的头扯了下来,一阵鲜血飙在空中,而头颅已经扔在李成的脚下。

        大猩猩模糊的说:“到你了!”

        李成哪里见过这种场景,惊魂未定。眼看大猩猩向他袭来,他却木讷起来。还好周围突然响起一阵枪声,有个眼疾手快的迅把李成推开,一个巴掌把他打醒。原来是附近的特工特种兵,听到枪声以后,快前来支援。

        那些特工特种兵手里的武器都是攻击性极强的爆裂武器,不是闪电脉冲,就是爆破穿弹,那大猩猩的身体被打得一阵透红,但都是皮外伤。

        “愚蠢的人呐”大猩猩模糊的说:“你们就只有这点本事,你们愚昧透顶,不知道真理,不知道神的存在,不知道真正的力量。今天,我就让你们好好看看,好好教训教训你们”大猩猩说着,四臂乱挥,把他们攻击过来的炮弹这些尽数拍了回去。他的身体比钢铁还硬,几十号人少不了他,反而被击打回来的子弹炮弹这些擦伤擦死,顿时倒在地上,一片血迹,模糊不清。

        “撤,大家赶快撤!”李成说着,带领大伙一边攻击一边后撤。

        大猩猩踩过沿途的尸体,一阵鲜血接着一阵鲜血狂飙,那些尸体就像榨汁机一样被踩得啪啪作响。

        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一些已经开始指挥作战,有一些已经打电话通知各个部门,打电话的那个特工说:“密室地牢出现大猩猩,极其凶残,我方伤亡惨重,且战且退,请求支援,绝不能让他离开这里……”

        大猩猩见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马上加快了步伐,沿途高举四臂,啪啪乱打,飞檐走壁,无人能挡。很快就冲出了重重包围,离开地下密室,朝着城市深处跑去。沿途一阵惊慌和暴乱,那些无辜的民众被大猩猩碾过,又铺成了一条血路……

        给读者的话:

        人属于素莽,出现的大猩猩不是神兽原形,以前解释过的,谢谢。

  (https://www.23xsw.cc/book/69/69650/3344956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w.cc